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塵世

OOC

太郎超帥(.....

女嬸嬸

太郎太刀與女主

我們家太郎雖然很晚才來,可是長大後譽全是他的,跟大家的等差簡直用飆的,遇到警察刀裝爆炸的簡直讓我不能好,但我還是很喜歡太郎的(痛哭交出材料

原本想用別的方式結尾,寫一寫變成別的方式,感覺都跑掉了(  ´ч`  )(咳血
怕有人看不懂所以說明下結尾:
對少女動了不潔心思的太郎感受到自己在塵世間(欸



*****

木質地板因大力踩踏而發出的"蹦蹦蹦"距離越來越近,不久便聽到門口傳來的聲音。

「太郎、太郎!喝茶嗎?」

一如往常,靜坐在房內的太郎太刀張開雙眼,帶著硃砂紅的眼尾像是迎接聲音的主人般,比平常更加艷麗。


「主……」太郎太刀一臉沉穩地看向妳,張嘴想要講些什麼卻被妳立即打斷。


「下次用走的,不會再跑了嘛。」妳蹦蹦跳跳得跑到跪坐著的太郎太刀面前,兩手輕拉起對方的雙手晃呀晃,笑著給對方做保證。


想起上次拿到了新的花茶,興致沖沖的跑到太郎的房間,華麗麗的在對方房門前跌倒還破皮,結果被對方訓話訓了快兩個小時,全都是"身為主上卻這麼不注意怎麼行"之類的話,想著那悲痛的回憶,簡直不能做彼此的下午茶小夥伴了。


跟在主的身後,太郎太刀深信著方才主只是隨口對自己說,反正下次還是用跑得過來吧。


「唉……」

走在前端妳拉著太郎太刀的手,卻聽到對方的嘆息聲從後方傳來。


「欸?太郎不開心嗎?」


「並不是。」


不如說,無奈吧……

一方面不希望對方受傷卻又寵著這種行為,太郎太刀表示左右為難。


「嘛、原本想說鶯丸不會太晚來就擴建了茶室,結果到現在也只有我們呢,還好太郎都會陪我喝茶,不然一個人多寂寞啊。」明顯可以察覺少女對自身有些不滿,但太郎太刀深知,並不是主的靈力不足或是怎麼樣,只是……


「只是時候未到。」你開口。

「嗯。」妳應答對方。


之後你品嘗著她泡的茶,而她只是一臉期待地看著你。


「太郎有沒有比較平靜些?」她這樣問你。

面對主期待的眼神,你垂眸思索著:「……有。」


「太好了,聽說薰衣草茶可以鎮定心神、平息靜氣,就買來給太郎喝了。」

聞言,明顯是看見自己眼中的不明白,她對你搖搖手指:「太郎最近的氣息有些不太一樣,想說應該是有煩惱或是心中不寧靜才會如此?」


指尖劃過杯緣,你注視著茶杯內毫無動靜的液體緩緩開口:「主上對我…對身為大太刀的我是怎麼想的?」


「嗯……」


你屏氣凝神等著主的回答。


「值得信賴的戰力、陪我喝茶談心的夥伴、不用讓人擔心的孩子?」

「太郎怎麼突然問這個?」少女疑惑的看著你。


「自己的能力一天比一天強大,卻跟其他人有了差距…這樣的自己是否能夠被其他人接受呢,主又是怎麼想的呢,我曾經疑惑著。」面對少女直白的眼神,你如實道出。


「沒什麼好疑惑的啊?」少女不解。


你瞪大眼看著少女。


「太郎是大太刀,某些能力比其他刀還要好些不是很正常嗎?太郎不喜歡自己的能力嗎?還是說因為是家裡第一把大太刀,沒有其他人可以比較所以不習慣?多得到一點譽不好嗎?太郎不喜歡譽?」

「『吾之一揮,有如暴風』我可是很喜歡這句呢,只有比別人還要高大的太郎才能自豪的說出這種話,毫不掩飾自己的實力與光芒就這樣走下去,多耀眼炫目啊。而且,你們都是刀,不是應該為自己的能力感到驕傲嗎?為什麼會為了自身的強大感到自卑呢?有了可以使用自己的地方不是該開心嗎?」

「如果太郎只是因為這種事情而煩惱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因為我需要你啊。」少女專注的看著眼前的太郎太刀說著,宛如告白的話語卻很順的從口中脫出。


被人所使用、被人所需要,何等的令人喜悅啊。


「是我思慮欠周了。」你摸著茶杯淺笑著,不是在戰場上奔馳興奮著而露出的微笑,是因為被需要而感到喜悅的平靜笑容。


只要能夠使用自己的人還存在著,那麼自己就還有存在的理由。


眼前這位柔弱的主便是需要自己的人。

為了回應這種渴求的眼神而戰鬥的自己。

為了看見朝自己露出滿足笑容的少女而揮舞手中的大刀。


你闔上雙眼,靜靜品嘗茶室間的香氣與靜謐。



"啊啊、自己確實在塵世呢。"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