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你想太多了

復健

日常

OOC預備

每個月的好痛TIME

有嬸嬸








「歡迎回來。 」看著出現在本丸門口的第一部隊,妳展露微笑。


「主,我們在討伐檢非違使時撿到這把刀。」太刀太郎將戰場撿到的刀放到妳的手上,妳一眼就認出這把刀是誰。


「檢非違使啊,難怪受傷了呢。」意味深長地看著太郎太刀手背的傷痕輕撫著,「受傷的人先去手入室,獅子王晚點幫我請粟田口他們回自己的房間一趟好嗎?」

「好。」沒有受半點傷的獅子王點點頭。

妳將撿來的太刀隨意插在腰間,跟著其他人前往手入室。


「主人,妳看那群傢伙啦,把人家弄得破破爛爛的。」走在木質地板上,清光帶著抱怨時臉頰微鼓的小習慣拉著少女,妳明白這是加州清光撒嬌時的小習慣,輕捏加州清光的臉頰笑著說是。


「認真在前線戰鬥的清光很帥氣,對我撒嬌請我幫忙擦指甲油的清光很可愛,不管是不是破破爛爛的樣子,你都是我的加州清光,覺得不可愛了就回來找我呀,手入之後馬上又變可愛了,不是嗎?」

「還是清光想要離開了?也不是不可以啦,強摘的果實不甜,我們家不強求別人留下來呢。」少女托腮做出苦惱的樣子。


加州清光還沒感動完就聽到少女後面說的話,急忙舉起雙手表示沒有那樣想。

「最喜歡主人了,除非主人不要我,不然我會一直在這。」清光急忙解釋。


"這次是清光啊。"

走在後方的其他人自動屏蔽加州清光的粉色氣泡。


×××××


「唷、大將,叫我們回房間要做什麼?」少女一進房間,藥研藤四郎就開口詢問。


「這個唷。」少女將暫時放在腰部的太刀放到地上,示意大家圍著這把刀坐下。


「莫非是一……」秋田藤四郎看著少女噤聲的動作便不在出聲。


「我的運氣很差,大多的新孩子都是由大家帶回來的,沒什麼從鍛刀房出來新刀,讓你們這麼晚才團聚真的很對不起。」少女對著粟田口家的刀們苦笑。

「那麼,歡迎哥哥回來吧。」少女將手移到刀鞘上灌輸靈力。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手中鍛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們。」平靜的男音伴隨突然飄散出來的櫻花瓣出現,男子睜眼的那瞬間看見的是有著溫暖笑容的少女與自家的弟弟們。


「一期哥!」


「那,介紹什麼的就交給你們了。」看著被一群少年撲倒的男子,少女笑得瞇起雙眼,轉頭望向明明很激動卻尚未撲上去藥研藤四郎,摸摸他的頭便轉身離開。

她還不想打擾大家久違的重逢呢。


×××××


當一期一振哄完大家上床睡覺後已經是大半夜的事情了,身為粟田口家的大哥,擁有肉體又和自己的弟弟們重逢實在是幸福至極的事情,更別說侍奉的主子還是同一個人,完全不會有所謂"互相傷害"這種難過的事情發生。


看著弟弟們的睡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在心中蔓延。


「一期一振。」關上短刀房拉門時,聽見了少女的聲音,你轉頭看向對方朝自己勾勾手,走向前去。


「妳就是我的主殿吧?」


「嗯,我是這個本丸的審神者,坐吧,陪我喝茶。」少女拍拍身邊的空位。


「那個,謝謝妳。」坐定後,一期一振啟口。


被喚醒之前的話其實他有聽到,也不是不知道那位女子在尋找自己這件事情上花多少心力,正因為少女知道自己的運氣不好,只能靠著加倍努力彌補,相信著總有一天能找到自己,相信有一天能讓大家團聚。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將太郎撿回來的刀喚醒而已。」拿起盤子上的糯米丸子串咬了下去。


「是。」一期一振笑了出來。


「給你個心理準備,未來只要我決定了,我想讓短刀們做什麼危險的事情,無論你怎麼請求我也不會改變決定,那、孩子們應該跟你講解過這裡的規則了?決定呢?」將竹籤上最後一顆糯米丸子咬下,少女望向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望向少女堅定的紫眸,宛如述說誰都無法阻止自己前行,就算是賠上一切毀了世界也無所謂,十足一個大將風範讓人難以不注視她。


「未來還請多多指教,主殿。」說出口的瞬間,一期一振感受到從少女身上傳來的氣息,隨後出現了只有自己能看見的絲線。


「唷、很好,那明天從馬當番開始吧,鯰尾會教你的。」一臉"剛剛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的少女面無表情對著男子豎起大拇指。


「欸?」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