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今天也是放養派

OOC預備

日常

被安心放養的二姐。







要問目前本丸裡面最了解主上的刀,大部分的刀劍男子都會說蜂須賀虎徹,也就是審神者的初始刀了吧?然而蜂須賀虎徹覺得,自己並不是最了解主上的人,他只是比起其他人更被主上信任一些。


主上到本丸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自己表明最初選擇第一把刀時,在狐之助面前不得不將與自己的契約綁得緊些,然而那"緊一些"的定義,僅僅只是比起其他刀劍男士更容易察覺主上氣息,比別人更熟悉主上的情緒起伏,好似隨風就被吹散的構造。


蜂須賀虎徹是在迎來本丸第二把刀劍時徹底明白,主上不喜歡跟大家綁過深的契約,即便是召喚出來為主上使用,也只是隨對方心意留存,不去做任何挽留,也不給任何契約形式的枷鎖。


和刀劍男士在連接彼此的契約上越是緊密,就越容易探究彼此的內心世界,有些人傾向"想彼此了解",有些人則傾向"不想了解",很顯然經過相處後,自家主子兩者皆否。

既不想靠這種方式了解對方,也不想被大家窺探自己的心理。

所以比起後來的刀劍們,自己和主上的契約與相處時間比他人深了些,主上也隨初始刀這三字的印象順水推舟,讓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


這不是個好的開始。


要說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從認真努力打點好一切的主上開始變懶散說起。

從本丸的刀劍男士變多後,一個人需要做的事情不像從前大量,主上也不用朝五晚二,每天只睡最多三個小時就要迷迷糊糊爬起。

基本來說不會有太大的變動。


五點起床,頂著熊貓眼起床梳洗,檢查儀容與當日行動資料,接著去短刀的房間看有沒有人踢被子。

五點半左右到廚房清洗食材,給早飯和午飯備料。

六點左右與剛到的藥研藤四郎一起煮早飯。

六點半請剛出現的歌仙去叫醒短刀,之後擺好碗筷並將飯菜端上桌,自己與藥研則繼續煮出陣用的午飯。

七點將出陣人員的午飯裝進便當盒,和藥研一同前往飯廳吃早飯。用餐完畢後宣布當日出陣人員與當番者,收拾餐具。

九點進行鍛刀與刀裝日課,之後研究各種資料與歷史,中途可能被短刀抓去玩耍。

十二點被歌仙叫去飯廳吃午飯,之後收拾餐桌清洗碗盤。

下午一點半指導或幫忙當番的刀劍們。

下午三點半到本丸門口迎接出陣的刀劍們,接收本次出陣的戰鬥資訊,給受傷的刀稍微處理。

下午四點與蜂須賀和山姥切在廚房煮晚飯。

晚上五點快四十到飯廳吃晚飯,之後交給其他人收拾飯廳,抓著傷患一邊碎唸一邊手入。

晚上八點和大家閒聊,關心每個人的狀況。

晚上十點趕著短刀們去刷牙,講床邊故事。

晚上十一點入浴。

晚上十一點半回房,整理日課回報與公文處理,檢視今日的出陣資訊,擬定明天的行程。

凌晨兩點刷牙上床。


之後變成是……

「光忠,今天吃什麼?」

「有不懂可以問蜂須賀唷。」

「人家也不太記得呢,可是蜂須賀會唷。」

「忘記記事本放哪了,蜂須賀記得嗎?」

煮飯問燭台切光忠,受傷或生理問藥研藤四郎,其他問題全問自己。

看著躺在大廳發呆的主上,自己可不是什麼全職保母啊……


「嗯?蜂須賀嘆什麼氣?」少女注意到你的存在,將注意力全交給你。

「沒什麼……」

「這是給蜂須賀的特殊待遇唷,畢竟你比較了解我啊。」

明明沒有說出口,卻被明白心中所想,甚至用"特殊待遇"這種字眼,看著主上那美麗卻狡黠的笑容,蜂須賀虎徹覺得自己認了。


明明還會跟燭台切光忠討論,怎樣的口味比較適合誰,要如何料理。

明明還記得記事本上寫的本丸規定。

明明有人中傷的時候還是會急忙衝到手入室親自手入。

明明內番的所有事情都會做,卻不親自教大家。

明明全都會,卻全都丟給別人做。


「主上為什麼很多事情都不管了呢?」

「呀,總要放孩子出去闖蕩。」

你苦笑。

蜂須賀虎徹覺得自己的主上不如看起來的柔弱,不如說愛裝傻又很狡猾。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