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論半夜DIY吵醒人的機率

 。

渣文筆

OOC預備

女審神者

日常

。 




「呼、哈啊……」

 

一日之計在於晨,習慣側身坐起伸個懶腰後才睜開眼的我完全不敢動,身旁那喘息是不敢驚動我才如此小聲吧,然而那淫糜的氣味太濃厚,天未亮就被喚醒。

 

嘛、比較好奇在睡覺的這段時間內,蜂須賀發生什麼事情了噢噢噢──!

 

那倒吸一口氣的狀況…看來也完事了。

早死晚死都要死,不如早超生。

 

「蜂須賀唷。」


「!」

拉開眼簾,被睫毛遮住的眼珠子轉呀轉地適應光線,側身撐起身子,看著背對自己不敢亂動的蜂須賀虎徹,不得不說,不穿黃金聖鬥裝的蜂須賀真心像高級貴婦,某方面來說簡直性別模糊讓男人心碎的背影殺手。

 

「你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嗎。」

 

「不是。」

 

蜂須賀靜靜地將衣物整理好後面向我,能看出他很勉強的抑制住自己亂飄的眼神。

 

「確切來說是第三次,第一次是在主上受傷的那次。」蜂須賀抿著嘴,思索是否該繼續說下去。

 

「嗯。」


眼眸半垂,蜂須賀虎徹任由睫毛遮住大半的瞳眸,粉紫色的長髮與之呼應垂至胸前。

 

「主上因傷在床昏迷沒多久,身體就開始有異狀,宛如螞蟻爬滿全身般的癢與痛,體溫攀高卻無所適從。」

 

「……那、那個部位不知為何感到腫脹,各種的不適感讓本生為刀劍的我感到崩潰,一開始不知道該怎麼辦,手碰到之後順理成章就……」

 

「嚕了下去。」

 

盤腿坐的我,非常沒有氣質的用右手上下晃動給眼前的人看。

 

 「主上,氣質。」蜂須賀嚴肅的看著現在的主人。


「氣質是什麼,能吃嗎?」感受到更加銳利的眼神往身上掃射,只好裝死不談氣質。


不過這樣看起來,靈力供應不足也會造成他們身子的負擔?

 

「大概就是你我猜想的那樣吧……我盡力好好休息,但你們也要早點學起來內番的事情,多一個人早點學會,我就少一份負擔。」

 

 我就可以早點遠離家事全包型妻子好嘛!

嗷嗷。


「對不起啊。」


「主上?」


直視著蜂須賀詫異的眼,開口:「如果不是我這麼弱的話…──」


「不是的,其實主上不弱。」蜂須賀挪動了自己的位置,往前靠近。


「主上很努力了,不管是照顧大家的起居,還是在時空政府的任務上。」

門外大半的光線都被蜂須賀的身子給遮住,女孩只能看著對方輕撫著自己的頭頂。

 

 「不想給有差別待遇,一直都走在最前端努力,大家都有看到。」蜂須賀空閒的手輕掩笑容,卻讓上揚的嘴角露出馬腳。

 

 「噢,是唷。」

 

 「說起來,晚點叫大家到大廳集合吧。」


「主上?」


「雖然你們之於我都是老頭子了,也可能或多或少知道那些事情,可是,孩子的教育不能等!!記得要藥研做好筆記,以後生理教育就交給他了。」

女孩叉腰對蜂須賀比了個讚。


孩子的教育不能等,老子的貞操保護也不能等!

老子可是讓近侍都鋪床睡在自己旁邊啊啊啊啊──────────!!!


蜂須賀虎徹覺得自己的主子很偉大,為了避免再次發生慘狀,為了讓所有刀劍有辦法自行解決痛苦,大半天都用於生理教育而不是出陣。


如果無視審神者腦子裡想的跟她吶喊出孩子的教育不能等那句的話。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