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萬歲/

OOC預備(?)

日常

有女審神者

涉及到髭切和膝丸的回想,請注意。




OK?



請膝丸跟髭切跟著自己走到刀裝室,雖說是幾天前得到的新刀,卻沒給他們做過刀裝過,總而言之還是先教教吧。


走到刀裝室後,我把頭往外一伸,拉長音喊著:「長谷部唷────」


「怎麼了,主上!」

看著原本沒有人的走廊,突然從旁衝出一抹黑色的身影,幾乎可用瞬間移動四個字形容的速度跑到自己面前。


不愧是值得您信任的高機動好夥伴,壓切長谷部。


「教。」面無表情用拇指指著旁邊那兩位一臉"什麼?"的人。


「如何製作刀裝嗎,沒問題!沒想到主人居然大至分隊小隊長,小至夥伴們的教學都願意相信我,長谷部身為主上的刀真的好幸福啊。」


「閉嘴,動作。」

無視長谷部身後無形的尾巴和那興奮而有些潮紅的臉龐,我打斷了他的話,避免話題繼續下去。


「是!」


原本的本丸,因為人數的關係顯得空蕩冷清,而如今的本丸已熱鬧許多。

有許多會拌嘴的夥伴,在各種方面各展長才的夥伴,粟田口的教育擔當一期哥也來家裡了,雖然還是找不到也鍛造不到一些稀有的刀,畢竟我是偶爾才人品爆發的人呢。


同時,我再也不用管那麼多事情了……!


再也不用怕大家肚子餓,張羅大家的食物,到處查哪些東西是可食用,哪些飽食度高。

再也不用因為沒人會煮飯,要每天提前好幾個小時親自下廚,還吃不到多少。

再也不用因為什麼都不懂,努力整理並吸收部隊資料跟出陣各種資訊而累得像狗一樣。

再也不用三更半夜爬起來,只為了提前幫大家先把番內一些事情做好,讓它們不用那麼辛苦。

再也不用事情做到一半要停下來,去短刀的房間內給孩子們講些睡前故事。

再也不用煩惱如何教導他們有肉體後的各種生理健康課程。

再也不用努力教他們如何做番內的事情,都已經嫻熟的可以讓他們教人了。

再也不用擔心資源不夠無法給他們刀裝,無法幫他們手入,無法給大家庇護了。

再也不用因為自己太廢物什麼都不懂,導致以前睡不滿四小時經常睡眠不足身體不適了……!


退休人生……!


可以盡情的慵懶,可以盡情的將事情都交給大家去互相支援……

盡情地在草地上大字躺一整天……!


「哈哈哈,雖然不知道在想什麼,但主上還是別擺出這樣的表情比較好噢。」


「欸?」被突然出現在旁的三日月嚇到而睜開雙眼。

摸摸自己的臉,剛剛的表情很可怕嗎……?我應該只有傻笑吧?


「剛剛的表情很可怕嗎?」一臉不解地偏頭看著三日月。

唉唷三日月宗近什麼時候跑來刀裝室了,不對、我今天不是放他到第一部隊當隊員嗎。


「比起說可怕,不如說會很想盡情揉捏……吧?哈哈哈。」三日月擺出思考的樣子沒多久便直接伸手摸摸我的頭。


「噢。對了、三日月,繼續摸的話,我不保證你能安全走出這裡。」

眼光瞄到三日月身後的長谷部,啊……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三日月這傢伙已經被千刀萬剮好幾次了吧?


長谷部身後那團黑氣好龐大好恐怖啊。(棒讀)


「唷,長谷部你在啊。」


「什麼叫我在啊,我一直都在!把你的手從主上的頭上拿開!」


啊咧……


無視那兩人,我走到髭切和膝丸身邊,「長谷部估計要鬧上一段時間…剛剛他教的都懂了嗎?」


「嗯,懂。」


「講起來,我一直有個動作很想做。」我興奮地拉起髭切和膝丸的手上下晃呀晃。


「哎呀?是什麼呢?」

「只要兄長不反對的話……」


「源氏萬歲,之前髭切不是有做過?想要雙手舉高高然後大喊一次看看!」

實在是太興奮了,兩眼彷彿發光地盯著髭切和膝丸看著。


髭切露出了"居然是這個嗎?"的反應後笑了出來,「可以唷。」

不等膝丸反應,髭切便拉著我的雙手高舉,「\源氏萬歲/!」


「\源氏萬歲/!」


「『哈?』」三日月和長谷部不明所以的看著我和髭切,兩人一臉開心的雙手高舉喊著。


「\源氏萬歲/!」


「\源氏萬歲/!」


「兄長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