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初始刀。起源


內有女審神者。

或多或少OOC









如果有人問起為什麼要選蜂須賀虎徹當初始刀的話,我一定毫不猶豫回答


──直覺。


大概是出於第一眼看到對方的關係吧,第一個看到他,就像雛鳥那樣將安心感丟到了對方身上,覺得把自己託付給他一定很安全


那閃閃發光刺眼到令人眼瞎的鎧甲和那美麗的長髮,雖然有著不錯的皮囊但大多數人應該都不會選蜂須賀虎徹?

搞不好是因為長得很像某個聖鬥士的關係也說不定,當初選擇他的時候,那詫異的表情真是令人滿意啊,就像是早已判定自己落選一般。


看著蜂須賀虎徹身邊的打刀,對蜂須賀點點頭後,將戰鬥資料往對方手裡一塞,「給你做。」便不顧身後的嘆氣聲,拉著加州清光的衣袖介紹起整個本丸。


審神者不只自己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和其他審神者進行交流,對於加州清光只有片面上的了解,而和每個審神者接觸後的刀劍性格或多或少也會有些許的差異,但大多大同小異。


介紹的差不多後,自己面向了加州清光,雙手放在背後,身子微微向前傾,「身體還習慣嗎?」


每把刀鍛造出來的時候剛獲得肉體,或多或少會不習慣,藉由介紹本丸讓對方順勢習慣自己的肉體是例行公事,也是自己對剛出生的刀劍難得的堅持。


「尚可。」

對方點點頭,像是想起方才被我一連串的話堵住,完全找不到時間插話,多加了一句。

「……我是加州清光,妳…是我的主上對嗎?」


如此小心翼翼的問法害我不自覺地清笑出來,「是唷,我是妳的新主上。」


「吶、我對本丸有一些規定,希望你聽一下,尊不遵守是你的自由。」一改方才的距離感,碰跳到對方面前,牽起加州清光的手揉捏著,哇噢…手感甚好。不愧是史上最可愛的打刀。


「這個本丸是我的家,被我鍛出來就是我的家人,只要我還活著,你就有家可歸。你可以毫無顧慮的發揮自己的長處,我會坐鎮在本丸笑著歡迎你們回家,相對的,請盡量毫髮無傷地回來,你們要是受傷我會生氣。」


「未來的家人會增加,或多或少會跟不熟悉的刀相處,吵架的話請盡早和好,不要讓誤會加深,看不順眼的話也別在我面前亂來,都老大不小了給我自己處理好情緒,我不喜歡尷尬的氣氛。」


「還、欸!」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摟到懷裡抱著,被加州清光蹭蹭脖子了啊,這真是難得的機會。


「妳沒有說謊……對吧?」頸部傳來對方吐出的氣息,陌生的感覺令我抖了下,雙手環抱住對方,輕拍著加州清光的背部傻笑著,「我不會不要你,反倒是你不能不要我。」


「不會發生那種事!」

伴隨著劇烈搖頭和宏亮的否定聲,那全身大幅度地顫抖惹人憐愛,果然還是很在意吧,被丟棄這種事情。


眼簾微微下垂蓋著大部分的視線,果然、還是很想要好好愛護他,想要愛護加州清光,給他一個歸屬。


「剛剛、還沒說完唷。」輕撫著純黑的外衣,帶些粗糙卻不難找到滑順感。


「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麼,此時此刻,你的主上是我,你只要享受未來的生活便可,別在為了以前的事情折磨自己。」


儘管你們不可能完全做到,我也要說。


「是,主上。」




之後,因為每個人都要說一次這種規定實在太麻煩,默默的做了一本家規……提供新人使用。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