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初始刀。手入

內有女審神者。

胡來胡去的文章,總而言之我的文章就是看心情去寫der!










────好亮啊。

有些不適應光線的瞇起雙眸,此時的妳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但當妳看見眼前的小狐…不、不如說是妖狐,有種莫名的感覺蔓延在心中。

彷彿烙印在腦海,有些稚嫩卻熟悉的聲音說著。


「歡迎妳的到來,審神者。」











「歡迎回來────喂,虎徹你受傷了?走,我們去手入室。」站在連接本丸的路口等著刀劍們歸隊的妳,一眼就看出整隊只有某人受傷,慣例的微笑迎接大家後便抓起蜂須賀虎徹的手往手入室走。


還記得當初小妖狐,也就是時間政府派來的管理人對妳說了一長串的話,在自己面前放了五把刀讓自己挑選,或許是命中註定,妳挑到了總性能算是最平均的虎徹,之後有些顛頗但還算順暢。


「就算是隊長,也不可以總為了保護其他人讓自己受傷啊,說過幾次了?」嘆了口氣,妳一邊抱怨一邊拿著丁子油和打粉棒給對方處理傷口。


「主上……」


「你這麼愛頂嘴你媽媽知道嗎?」皺起眉頭的妳用打粉棒指著眼前看似黃金聖鬥士的人說著。


不、以母親自稱的人不就是主上妳嗎!!


「不要和我說想承擔初始刀的責任……你的責任就是出陣的時候享受身為刀所能體會到的喜悅,然後毫髮無傷地回來……」頓了頓,妳繼續說,「我們才剛起步,有很多東西不懂,需要彼此分擔,別把所有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扛,總而言之好好活下去,別隨便就被別人砍斷,之後還要麻煩你教後來才來的親人們!」停下手上的動作,滿意的妳抬頭給蜂須賀虎徹一個大大的微笑。


「……是,主上。」


蜂須賀虎徹帶些無奈地看著眼前的少女,該說是少根筋還是太嚴謹亦或是過於矛盾呢?

有些慵懶卻不失溫暖的照顧身邊的刀,沒有給予任何的契約束縛,只打算在身邊留下心甘情願陪她玩耍的刀劍,希望所有的刀自由自在地發揮自己,卻不希望身邊的伙伴受傷,也不怕有人突然叛變。

有時聒噪、有時安靜的過份。

啊、要是受傷或是出些問題就會被一連串的訓斥,很像以前看到的貓咪炸毛呢,這些都是本身為刀劍……還沒有肉體前無法體會到的關懷,這種心情到底是什麼呢?


「肚子餓,去煮飯。」


還沉浸在自己心思的蜂須賀虎徹低頭看著眼前的少女愣了幾秒,如果是以前的話肯定還聽不懂這種沒有主詞的句子,你莞爾一笑,「好的,還請主上稍待片刻。」


管他是什麼樣的心情,此時此刻,蜂須賀虎徹我很開心。


──那個讓人想不懂腦袋裝什麼的主上讓人期待著每一天。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