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四季

春藍/葉藍



「大春我的…你穿我襯衫做什麼?」許博遠無奈的看著坐在客廳看電視的罪魁禍首。


「啊。」梁易春伸出舌頭將滴在許博遠手指上的冰糖水舔掉。
「……!」


你看著許博遠用粉紅色的毛線打著圍巾,你感到害怕。


「哈哈哈哈哈哈大春我說你那圍巾是怎麼回事居然是粉紅色的難道說其實你是個超級少女心嗎認識你這麼久居然都不知道這件事情你也隱瞞太好了吧哈哈哈哈哈。」

「藍橋織的。」

黃少天覺得被目害。








『葉修』

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名字一直往你的心裡滲透。

你忘了,徹底忘了。

就像梁易春的名字一樣,烙印在你的神經裡。


操控著藍橋春雪的手指頓了頓,看向閃爍的聊天視窗。

你索性將所有通訊程式關掉,退出了藍橋春雪後趴在桌上嘆氣。


你不記得梁易春跟自己告白的時候你有多難過,比起跟葉修告白之後那不算什麼。

梁易春和你互相說了對不起,但你們還是維持著朋友關係,比起再也看不到,還能當朋友是件幸福的事情,你們彼此認同這觀點。

即便梁易春有好幾日是紅著雙眼來上班。

但葉修就不是這樣了。


那天你錯愕卻又不意外,但還是跟難得會擔心人的大神聊了被告白的事情,但後來想想怎麼樣都像在說自己喜歡葉修。

『今天說的話可以忘記嗎?』

你不敢看,也不敢問。

『小藍啊……』

你聽到對方嘆氣的聲音。

於是果斷下線判定對方要拒絕自己,可你不想聽到,你不想被當面拒絕,所以你乾脆連通訊軟體都不開葉修的窗。


你喜歡梁易春,但你愛著葉修。


害怕,所以你避而不見。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