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獨佔欲


黑赤

大學設定

喜歡到了無時無刻都想念對方的地步,如果是遠距離戀愛肯定是很痛苦的事情呢,當佔有慾同時也很強大的時候,那樣交織而成的痛苦更難以想像。

說實在的如果有人能喜歡自己到這種程度也不錯吧,前提是兩人可以理性溝通又很愛對方,不過實際上如果真的出現這樣的人,自己又不喜歡對方或是很容易吵架也不理性溝通的話,已經可以稱的上是恐怖情人的地步了吧?

這樣的黑子我很喜歡(妳滾#









難耐的摩擦著夾在雙腿間的手,你坐在自己房間內的書桌椅上大口的喘著氣。

不是做什麼難以見人的事情,而是你太想念了,太想見到那高傲的神情,太想觸碰那鮮豔的髮絲,太想聽見對方帶些磁性的聲音,太想注視那漂亮的異色雙眸,太想和對方一起討論書本的內容。

黑子哲也一開始只是打發時間才會去圖書館看書,而後是為了見到赤司征十郎與其討論書中內容,再來是因為想要從對方身上得到些什麼精神上的滿足。

對、就像跟蹤狂一樣,只要一離開對方就會想要馬上追過去,只要一沒見到對方就會覺得全身難耐,只要一天沒有看見對方就會抓狂似的發癢。



 ──宛如毒癮般



但是那些都無所謂,黑子哲也每天都很安分的做好自以的本分,因為他知道 赤司君絕對不會不到圖書館的,因為已經養成了每天留下來一起看書交換意見的習慣了,另外就是黑子哲也 刻意令赤司征十郎感興趣。


黑子喜愛觀察別人,正如赤司喜歡觀察並揣測別人,一攻一防的情況下只要讓對方認為自己很弱,後續大致上就完全沒有被發現的問題了。

黑子哲也便是如此。

所以他一直忍、一直忍、忍著,從帝光時期,從洛山和誠凜的時候,忍到大學,他一直都忍著。

忍著令人想拿指甲抓破皮的難耐,每天聽著每次偷錄下來的赤司的聲音,看著請人偷拍和以前籃球部的照片,在旁人不自覺的狀況下和木吉熟了以後近而與根武谷、實渆、葉山也混熟,混熟以後同時也得到了很多資訊和實渆偷拍的影片。

請了葉山偷偷的將赤司剪下來的頭髮都收集起來留著自己觀賞,請實渆趁赤司不注意的時候偷加些菜色到便當裡,請根武谷在赤司忙的時候私下照顧他、提醒他。

簡直就是變態

黑子哲也曾經這樣笑稱自己,在無人的狀況下苦笑著。

這是名為赤司征十郎的病毒,只為了對方存活、只著迷於對方的一種詭異的執著。

黑子哲也一直都是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大家與赤司征十郎的互動。



──『啊啊。』

──『那些人都死光的話,赤司君就是我的了。』

──『赤司君。』

──『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

──『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赤司君。』


喜歡噢。

黑子哲也最喜歡赤司征十郎了。

喜歡到了愛的地步,更甚於愛的是癮的場合。

正因為如此,黑子哲也會一直忍,忍到赤司征十郎喜歡上自己的那天。

總有一天赤司君一定會看到自己的,黑子有十足的把喔。

因為、他已經逐漸的看向這裡了。

赤司君已經越來越往自己這裡靠近了,只要再加把勁,沒有問題的。

埋了這麼多年的伏筆肯定是勝利的,拋下了這麼多的自己在這場賭注上只有贏、沒有輸,那是赤司征十郎教會自己的驕傲。

黑子哲也笑了出來的看著相框裡的人。

赤司征十郎會比黑子哲也更喜歡自己,他有全勝的把握,絕對不會有任何差錯的,超過了七年的惡意性搭設,是不會有任何差錯的。

你勾起了比赤司征十郎更令人發寒的笑靨。

──絕對不會。


评论(6)
热度(24)
  1. 夜弦七音安琳芙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