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深深

黑赤黑
柔弱的赤司君也是很讚的









 深深








「赤司君?」黑子哲也平淡的望去家門口,在那有個熟悉的身影站著不動,直到出生呼喚著對方才有所動作的往自己這裡走過來。

「哲也,今晚要住在你家。」即便原本該是問句的句子此時從赤司征十郎的口中脫出,就像不容許反抗的君王在下著絕對命令,透露著濃厚的霸王氣息。

但是黑子哲也明白,這時候的赤司征十郎其實已經在用很委婉的方式問著可不可以住在這裡一晚了,而想當然爾黑子哲也只是走了過去牽起對方的手微笑說著『可以噢。』就牽著對方走進家門。

和家人稍微溝通過後,黑子哲也便帶著赤司征十郎走到房間內然後將東西雙雙放下。

隨著而來的沉默由赤司征十郎的「哲也。」率先打破,而後者只是淡淡微笑的看著赤司征十郎,有些得意卻又明白著什麼的笑容令赤司感到些許的不愉快,卻又因為是黑子哲也的動作而不打算多說什麼。

「啊呀、小征好久不見了,怎麼突然想來我們家呢?」輕聲的把門打開後,將準備好的果汁連同杯墊拿了進來,「欸?打擾到你們了嗎?」做為母親的女子微笑的看著兩人,似乎在談什麼重要的事情,她只是將頭傾斜了下的思考著然後尷尬的笑了下說了『打擾了。』拿著托盤走出房間。

小征。」在旁邊已經快不行的黑子哲也突然帶著濃厚的抖音說著,被點名的赤司征十郎無奈又好氣的看著黑子,「怎麼?」


對方是大人,而且還是哲也的母親,不能和她計較。

自己的確很久沒有來哲也家拜訪了。

哲也的母親本來就是這樣所以不用想太多。

如此想著的赤司征十郎感到濃厚的無奈感,所以說黑子哲也到底是遺傳誰才會和自己的母親個性差那麼多?



「哲也要這樣叫也可以。」

「所以 小征今天跑到我家…怎麼了嗎?」

還真的?

「老樣子。」嘆了口氣的說著。

才剛說完,黑子哲也便馬上挪動位置到了自己的前面,張開雙臂等著。

赤司征十郎二話不說的往對方懷裡蹭了過去,連帶著一個懷抱,許久不見令人熟悉又安心的淡淡香草味,赤司征十郎趁著臉埋在對方懷裡的時候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就像是早已明白一樣,兩人的互動不需要多餘的言語。

因為都明白對方的需求。

如此契合的個性和應對方式宛如天生一對。

輕拍著赤司征十郎背部的黑子哲也闔上雙眼,享受著現在的寂靜與平淡,與同樣闔上雙眸品嚐此時的赤司征十郎一樣。

他瞭解赤司征十郎。

他瞭解黑子哲也。

正因為有興趣所以觀察著,觀察後的下一步即是越來越曉得,不自覺得猶如磁鐵般的相吸著。









單調而直白的情感不需多餘的調味料。













簡單來說就是,赤司的精神上有些疲累了,所以跑去找黑子充電(#####

設定上是剛開始黑子和赤司交往後,黑子覺得赤司有時候會太壓抑自己所以邀請對方到家裡作客,享受一下自己家裡的輕鬆感,然後在學校只有兩人的時候也會學母親小時後那樣,抱著對方替對方拍著背來增加安心感。


兩人小小的互動都意外的很萌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