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我和你

黑赤

其實在我心中的誠凜黑子和帝光黑子有差別(aha),但是這篇的帝光黑子其實是誠凜黑子吧wwww





本該無人的籃球部更衣室內傳出了細微的水聲以及肉體的撞擊聲,路過的人或許都會因為這樣的聲音而快速離去,但是難以遮掩的是必定會浮上臉龐的紅潤。

過了段時間後原本細微的聲音消失,一位紅髮男子牽著一位捂著小嘴臉紅的男性走出來。

紅髮男子嘴角有著難以掩飾的愉悅,那是只有在黑子哲也面前才會毫無保留展現的笑容。

「哲也到現在還不能習慣的話就慘了噢?」

「欸?」

「我們都正值青春期吧?」

似乎懂了對方的意思,黑子哲也的手握的更緊了些,他不是不懂那個意思,只是沒有想到赤司征十郎私底下是這麼熱情的人。

「我、我會努力…」

滿意的看著低著頭的黑子,赤司勾起了對方的下顎說著「好孩子。」便吻了下去。

而後者則是打從心裡微笑著。

赤司征十郎絕對不知道當初和黑子哲也的相遇不是意外,也絕對不知道黑子哲也花盡心思想讓對方注視著自己、發現自己。

打從黑子哲也知道赤司征十郎這個人的存在時,他便策劃著一切。

無論是因為身上散發的低存在感而讓對方感興趣,還是連個基本投籃都做不好而被其他三軍的人忌妒為什麼可以升上一軍,都不單單是赤司征十郎的作為,還包含了黑子哲也觀察人而推算出的路程。

其實,黑子哲也絕對不是個那麼善良的人,他包含著濃厚的私慾想盡任何辦法讓赤司征十郎只注意自己、看著自己,然後順勢沉淪,然後,他辦到了。

「哲也在想什麼?」

現在的赤司征十郎和黑子一樣,

「沒有什麼…」

對對方都有著強烈的佔有慾,

「嗯?」

強烈到快要把對方淹沒,

「只是想著…『啊、這果然就是幸福吧。』而已。」

只讓對方看見自己最真實的樣子,

滿意的握緊著黑子的手,赤司征十郎笑著,「對象是我,所以是當然的不是?」

啊啊、好幸福。

建立在騙局上而演變成真實的愛情。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