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牢籠

說好了不要欺負黑子(´;ω;`)

第一次桐皇賽後







和桐皇比賽輸了之後黑子哲也看著隊員們和教練傷心的表情,他不自覺重新思考。

只有勝利才是一切嗎?

黑子哲也並不這樣覺得,贏了卻不開心的話那就不是勝利了。

那輸了的話呢?

輸了啊。

火神大我輸了以後拋下那句話令黑子哲也離開休息室時憤恨的敲疼了手。







「輸了,對吧?哲也。」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黑子哲也一個人站在回家的路上震驚著,「赤司君。」不應該在這裡吧?雖然很想這樣說卻沒脫出口。

「看到隊友傷心的表情…輸了感覺不好吧?」

「那不關赤司君的事。」撇開眼神不想和那過於吸引人的異色雙眸對上,黑子如此說著。

「噢?勝利就是一切,不是嗎?」赤司走到了黑子的身後輕拍著後者的肩膀輕笑著。

正打算要反駁對方而想轉身遠離對方時卻被狠狠的掐住喉嚨,「才…不是…」困難的瞇起雙眼說出了這句話,而赤司不以為意的冷笑了聲。

「隊友傷心的表情,原來哲也捨得嗎?」

「當然不…!」

「所以,勝利就是一切。」

無視對方微愣後想做出最後的掙扎宣言,赤司征十郎將對方壓在牆上強吻著。

勝利就是一切噢,哲也。

我可不準你和我的想法不一樣。

你只能和我有同樣的想法,然後和我共生而處,如此而已。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