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其實我放歌都只是想邊看邊聽而已

其實我放歌是因為我邊聽這首邊打而已

其實歌詞跟歌和文沒什麼關係

小段子

喻黃那篇絕對性的OOC







00.


你曾經在那十八個邀請後認識他,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你漸漸明白你倆是不同世界的人,一個是被喻為榮耀教科書的男子而另一個頂多是被稱為藍溪閣五大高手的人,兩者相較起來那後者自然弱掉了許多。


看著電視螢幕上轉播的全明星賽,嘲諷的表情和之前所看到的並沒有相差很多,可以說是走到哪仇恨就拉到哪。


指尖輕摸著電視螢幕上的小人,許久後你逐漸回神嚇著坐倒在地往後退了段距離才發現方才的舉動是多麼的失控,即便沒有其他人看見也覺得自己不該如此,要是哪天真的被其他人看著那還得了?


也該把心中那小小的情感給放下了。


藍河苦笑的關掉電視,就算兩人在遊戲中認識又如何呢?

終究榮耀的巔峰不是他能觸及的。



01.


其實他不是那麼愛哭的人,就算頭髮有些長綁在那看起來有些女孩子氣,但到底身子的骨架構造還是個正常的男人…偏小了點,但身材還是稍微結實的不怎麼像整天坐在電腦前打網遊的人,可能是和大孫一起上健身房或是慢跑之類的吧?


想起來就有氣啊,已經沒有機會跟大孫一起鍛鍊身體了,現在都是跟霸圖的成員一起去呢,有好多知識都是從大孫那得知的但也成了自己的知識,想想內心有些溫暖但又滄桑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眼眶有點熱熱的,都是大孫害我太生氣,一定是因為大孫,都是大孫的錯。


本樂爺才沒有那麼容易哭。



02.


「黃呆呆。」


「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長你哪時會用疊字──不對我不是呆呆誰是黃呆呆文州你說──」


「剛剛。」


03.


站在套房的陽台那,細長的手指被陣陣白煙包圍著。

楚雲秀不太懂最近張新杰怎麼了。


但肯定不是和自己有關吧?

她想。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