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流沙

黃黑赤

這樣的黃瀨也很帥氣







黃瀨涼太一如往常的邀請著黑子哲也『小黑子,一起回家吧?』,這樣的互動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經由多次的邀請後黑子哲也像是放棄了拒絕退而答應。

「給小黑子。」從M標記的店家出來後黃瀨開心的將手上的香草奶昔拿給了黑子哲也,後者說了聲感謝的話語後便陷入沉默,無奈黃瀨涼太不停的找著話題想和黑子聊天,只見黑子哲也深呼吸又吐了氣,然後偶爾回著對方的話。

其實不要管對方就好,讓對方講到最後就會自行停下來了,但是或許是覺得那樣看起來像是小狗被拋棄而沮喪的黃瀨涼太令人不捨,總是會回著對方的話。

「化妝師大姐今天把手工的餅乾分給工作現場的所有人,還不錯吃噢,小黑子要不要吃?」

「去死。」

無視黃瀨涼太一臉看似又哭又笑的表情,黑子的表情細微的糾結在一起,十分的不爽啊,老實講你很想這樣說卻又不能,因為肯定會讓眼前這個巨大黃色小朋友感到興奮,那樣的事情你可不想看見。

「哲也。」那樣的稱呼明顯就能知道是誰,而黑子哲也用著一樣的一號表情轉頭看著那人,「赤司君。」

「涼太…?」似乎是意外之事而明顯感到疑惑的赤司征十郎稍微的瞇起雙眼,然後用著君臨的笑容輕拍著黃瀨的背部說著『有些事情要和哲也說呢。』

明白沒有拒絕這個選項的黃瀨嘟著嘴向黑子說著明天見啊然後離去,「……」

其實你對赤司征十郎這時候的舉動十分的不愉快,尤其是那個具有攻擊性的瞇眼動作令人煩躁,你不知道你最重要的小黑子會跟你無法抗拒的隊長小赤司談些什麼,正因為那人是連偷聽都會有生命危險的人而更厭惡這樣的隊長和現在的心境。

「小赤司…」

無論怎麼樣,只有小黑子是我不會退讓的。

眼神堅定的黃瀨拿起手機然後按了些什麼按鍵以後便將手機收回了口袋中,『總覺得好冷清啊。』的如此說著後走著回家的路途。

次日當黃瀨涼太再次邀約的時候,黑子哲也明顯的皺了眉頭說著『對不起,和赤司君約好了呢。』這樣的言詞拒絕掉了。

雖然你心裡不好受總覺得快要哭出來了卻還是故作笑容的說著『啊、也是呢,那下次吧──☆』如此令人莞爾一笑的話。

「……」

失落的情緒被壓抑在深夜中才解放,黃瀨涼太獨自在夜晚的房間內反鎖著門,拿起了知名品牌的隨身聽以後播放著音樂想要平撫情緒,但是你知道那都只是一時的,舔舐著傷口卻沒有做急救處理,任由傷口繼續潰爛下去直到你驚覺了什麼。

「小黑子,我有話想和你說。」

輕點著頭,你明白其實都有些什麼話想表達但是都沒說出口。



黃瀨小心翼翼的抱著黑子哲也然後輕拍著對方的背說著辛苦了,後者訝異卻微微顫抖著。

「我沒辦法違抗赤司君。」

「我知道唷。」

「可是我不喜歡這次赤司君說的話。」

很明顯的的確是因為小赤司的關係呢,你這樣想著卻沒想到赤司如此絕,「赤司君說會毀了黃瀨君,所以不能繼續和你那麼要好。」

你傻笑的輕拍著對方的背給了對方擔保,說著『絕對不會有事情啊,小黑子以為我是誰?』

雖然想帥氣的給對方鼓勵卻被『黃瀨君不就是黃瀨君嗎。』這樣的話給打敗了。

「總之,小黑子別擔心。」

收到了黑子哲也的點頭,你輕吻了對方的臉頰令後者困窘的賞了個拐子給你吃。

哭笑不得的說著『小黑子好過份!』的同時你也更堅定的覺得赤司征十郎是個礙事的人,同樣的對方肯定也是這樣覺得,並且想要將自己剷除吧?

這樣的話,就不得不反擊了呢?

有什麼東西逐漸的在黃瀨涼太的心中築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