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想念

黃黑

OOC可能











曾經、有人說過,想念是會呼吸的痛,黃瀨涼太此時此刻深深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涵義。

好不容易和小黑子有了突破性的進展以後,沒想到自己比以前還要更加思念小黑子。

想念小黑子的笑容,想念小黑子毫不掩飾的眼神,想念小黑子身上散發的淡淡香草味,想念小黑子總是會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感到困擾的苦笑卻帶點甜膩,想念小黑子有些粗操卻又纖細的手指,名為『愛情』的詞語帶著思念佔據著自己的腦海。

思念讓人難以忍受,見不到對方的時候總是宛如被天打雷劈般的煎熬,盤旋在心中的愛慕隨時都想奔馳而出,想要馬上就抵達到對方的身邊和對方述說著早已爆表的情愫,想用直接又甜蜜的話語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情,想把所有的所有通通都和小黑子分享。

黃瀨涼太咬著大拇指的指甲單手發著簡訊,收件人是黑子哲也,而內容則是早已裝不下而需要外送到目的地的感情,初戀這種事情就像是第一次吃飯一樣需要學習,臉頰被染上粉嫩的像是戀愛中的女子,按下發送件後便鬆了口氣的笑了出來。

旁人看來,愛情的確是盲目的。

卻也因為如此,而造就了無數的悲痛與幸福。

「前輩──!當自己的女朋友收到自己愛的簡訊卻回了句『黃瀨君,請好好上課。』你會有什麼反應?」興奮的看著收到的簡訊後馬上苦著臉衝到笠松前輩的班級大喊著,想當然爾的被笠松幸男賞了個飛踢和責罵。

「上課就好好上課傳什麼簡訊?還有不要跟我炫耀你有女朋友!也不要跑到這裡大吼大叫!」

「唔──」彷彿無形中看見了什麼垂頭喪氣的黃色小狗在那楚楚可憐的垂下尾巴,笠松幸男撫著額嘆了口氣,「是關心你吧,不考好試也不能參加比賽啊。」

「原來…小黑子還是很關心我…!笠松前輩,謝謝你!」從委屈的蹲姿突然轉換成站姿的黃瀨涼太緊握著對方的雙手,雙眼發亮的燦笑著然後轉身衝出了教室。

「……」

第一次,笠松幸男覺得無比的累人。

「連這種事情都要管…我又不是他老媽…」轉身走回位置上。




原來小黑子還是關心自己的啊,這樣子想的黃瀨涼太興奮的拿起手機迅速的按著按鍵,而黑子哲也其實並沒有什麼用意,只是因為在上課時間收到簡訊才會這樣回覆對方。

「……」黑子哲也皺著眉頭看著手機上所顯現出來的文字,顏文字?無所謂,其實黃瀨君本來就有些少女,直接又甜死人不償命的話語?沒關係,其實聽多了習慣了以後也不會有雞皮疙瘩出現,但是偶爾會會錯自己話中的意思?大概是因為黃瀨君其實智商是普通人程度吧…?

((o(´∀`)o))原來小黑子這麼關心我的成績,我好開心噢,一定是因為怕比賽的時候會見不到我吧?沒關係,寂寞的話可以約會噢──!不是都已經交往了嗎?剛好也很想念小黑子的一切,想念到自己都感到害怕的地步了(*´ω`*)!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還是很想衝過去打黃瀨君幾拳,問問他究竟是如何成為這麼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居然可以從一封簡訊聯想到這麼多地方?

黑子哲也抿著嘴低頭看著簡訊的文字,不自覺得臉上染了些色彩,究竟、是怎麼樣才能夠如此自然的說出這種令人羞澀的話語還完全不感到羞恥啊──!

說不想黃瀨君是騙人的,其實自己也十分的想要見到黃瀨君,但是為了讓誠凜、讓火神君成為日本第一,付出一些必要的代價是必須的,沒有什麼是不耕耘就可以收獲良好的,無論是人、事、物都一樣。

眉頭微微的依偎著,其實一直、一直都很討厭黃瀨君,同時也很喜歡黃瀨君,一開始只是覺得對方很煩很不會看場合說話而已,逐漸的當驚覺到的時候已經無法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唔……」想起了剛答應和對方交往的時候,對方毫無掩飾的興奮、開心和因為害羞而臉紅的臉龐,接著是緊緊的擁抱自己然後像是不敢置信般的哭了出來。

想要觸碰黃瀨涼太就男人而言太過美麗的臉龐,想要輕吻著黃瀨涼太有些柔軟的嘴唇和潔白的臉頰、想要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回答而有不同卻又真實無比的反應、想要抱著然後輕拍對方的背部說暫時休息下吧你也累了然後聽他真實的抱怨、想要看到黃瀨涼太終於卸下笑容的面具而痛哭述說著所有不平的事情、想要替黃瀨涼太去承擔些什麼光明面下所看不到的辛酸和失敗。

全部的全部都想要盡收眼底和心理自己細細品嚐、慢慢收集然後收藏起來回憶。

不想要將黃瀨涼太的全部給其他人知曉,也不想要和其他人分享黃瀨涼太的其餘,全部的全部都是只限黑子哲也觀看。

「唉…會這樣想的自己是怎麼了…?」

黃瀨君大概、也和自己一樣吧?

不、可能更加的嚴重,因為是黃瀨君啊。想到這的黑子哲也帶著淡淡的溫柔笑了。

比起其他人更加、更加的疼愛、喜歡自己的,黃瀨涼太君。

無論哪時候,兩人都非常的想要見到對方吧?因為是如此的、相當的陷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