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單程

赤黑火




結束的鐘聲響起,學生們一致性的放下手上的筆將那薄薄的紙交了出去,有試後的哀號也有信心滿滿的歡笑聲,今天是中學考試最後一天的最後一節,忽略過周遭紛亂吵雜的音頻,赤司征十郎將方才用的文具收起後拎起書包往教室的門口走去。


「赤司君。」


「嗯?」宛如早就知曉一樣微笑的望著前方的來人,就像經歷了無數次同樣的事情般平常的走在校內走廊上,「赤司君還是考的很好吧。」黑子尾句單定疑問詞用的卻是肯定語氣。


沒有說話,赤司伸出手握著對方的手,來人愣了下隨後微笑著緊緊回握。


那是,大家的能力尚未突出時。


黑子哲也曾經以為,現況可以永遠持續下去,籃球場上除了勝利以外還可以聽到大家的歡笑聲,最喜歡的籃球也不會變質,就這樣下去的話,一定、一定可以永遠被赤司給看見,一定可以和赤司一直在一起的。


最後那都只是個貪婪的空想。


「赤司君以後要讀哪間學校呢?」


「我想…洛山吧?」


一路躲到了畢業以後選擇了沒什麼名氣的新學校,距離洛山也恰好遠的有段距離,消失以後雖然經常性的會收到大家的簡訊,卻避而不談,隨著時間的流逝所收到的簡訊量也同樣的減少,但是那些簡訊內的屬名卻一個也沒有,赤司征十郎這樣的名字。


入校後自己的搭檔很慶幸的不是像青峰大輝那樣唯我獨尊又喜歡小麻衣的人,雖然成績也慘不忍睹但是卻很有趣,「早安,火神君。」而對方則是慣例性的嚇了一跳。


為什麼目光偶爾會追隨著火神大我呢?


可能是因為,色彩太過相近了吧。黑子哲也如此的想著。


火焰似熱情的籃球笨蛋色,和那個沉著冷靜的妖艷赤紅,太過相近也太過喜歡,所以重疊了上去。


「黑子,別發呆啊。」帶些斥責的望著發愣的黑子哲也,火神大我手拿籃球的嘆了口氣,「你最近都心不在焉,沒問題嗎?」


「沒問題,比起這個,火神君還是擔心一下自己會不會一上場就被爆殺比較好喔。」


「黑子你腦子沒問題嗎?!」


感情上的事情就和時間一樣,一下去了就回不去了,同樣的列車內皆是雙人位,偶爾會有擠了三個人的位置,也偶爾會有中途就離去留下另一人的位置,遞補的時間永遠都不知道,但那樣的不知道卻造成了不同精神上的折磨。


火神大我遞補了赤司征十郎的位置,在赤司征十郎對黑子哲也說出了暫時離去的話語以後。


愛情上的列車是張單程票,只出售出生到死去的票,票的價錢是免費的,但是列車上的所有行動卻是需要付費的,就像是場詐騙,上了車才知道美好的包裝裡是有怎樣的景色,如同愛情看似甜蜜實際上所建立起來的血淚無數。


直到再次見到赤司征十郎的時候,黑子哲也的雙人位置成了三人用的雙人位置。


這是張,未來不定數的單程,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