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奇怪的顧客

虐完自己來甜一下自己

OOC注意

^_^我把自己丟進去啦(混蛋欸#

不能接受的不要看噢

我會在裡面耍白目噢(#

整體還是喻黃









來這裡打工也有一段時間了,什麼樣的客人其實大致上都是遇過的,只要不要遇到太難搞的客人,通常下班都會因為同事太有趣或是跟客人閒聊一些事情而忘了今天不開心的事情,總是這樣的。


只是最近每個禮拜三下午固定時間總是會有兩個帶著墨鏡或是口罩遮遮掩掩的兩位男子到店裡消費,也不是說擔心是壞人還是搶劫來著,紙是多多少少都會感到好奇,畢竟會每次都想方設法遮住臉部的人不多。

「您的芒果冰沙。」笑笑的將托盤上的飲料送到了桌上,「謝謝。」黑髮男子禮貌性的和我道謝後便繼續跟對面的人說話。


即便聽了很多次還是覺得聲音很好聽呢,那位男子。


雖然很奇怪,但之前瞄到一次發現兩人的手都非常漂亮,感覺就是有在做保養的人呢。

「總覺得氣氛很好。」身邊的同事和我咬耳朵後笑了笑,也沒多說什麼便跟著附和的點點頭。氣氛是真的很好呢,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兩人總是挑沒什麼人的時候才來?真的好好奇那兩位究竟是做什麼的?感覺總是褐髮的男子再說話啊。


就連結帳的時候也是褐髮的男子滔滔不絕的稱讚店裡的食物多好吃,「只是今天的咖啡味有點不同,新的比例嗎?」身邊的黑髮男子輕笑的問了聲,果然還是很棒的聲音。

「呃、先生不習慣嗎?今天嘗試用了新的比例泡……如果不──…」總覺得不該用新的比例泡的,緊張的想和對方賠些不是卻被「不、只是想問一下而已,很好喝。」這樣的回應打斷。


不小心嘴角有點上揚,希望不要被看到呢,但還是好開心啊被客人稱讚什麼的。


「謝謝,冒昧問一下,兩位的手很漂亮呢,是做些什麼呢?」趁著人煙稀少又沒人等待結帳的時候提問。


「聽過榮耀嗎?」


「一知半解…不太碰網遊的。」


身邊的褐髮男子一臉『連榮耀都沒聽過是有多山頂洞人啊』的表情想說些什麼就被身邊的黑髮男握住手。


「有機會可以看看呢,我叫喻文州,然後他是少天。」


「呃、我、我叫魅?」禮貌性的是不是該報上名字呢,但和熟客我都沒報上名字了,果然是很在意他們的問題吧。


「魅,謝謝妳今天的招待,我們先走了。」叫喻文州的男子朝我點了點頭後拉著身後戴著口罩的黃少天離去。


嗯?好像看到兩個人手上都有戒指……


幸福的情侶嗎…


但遮遮掩掩的還是好奇怪啊?


果然還是好好奇他們是做什麼的啊…回去翻翻榮耀是什麼好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