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文手委託開放中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無名氏

無名氏

女審神者

自行代入角色或配對





寒氣拍打在臉上,沒有絲毫惜玉憐香的意思。

木製地板反射著夜光,即使月亮只是偷取了晨間的明媚投射身上來指引黑夜的迷子們。

染上些許迷茫的雙眸寫著思慕,她愛慕著自身本丸中的刀劍,曾經有過一次初戀的女子知曉這種情感,不是少女時期迷迷糊糊以為是戀愛的崇拜,更不是依戀溫暖而捨不得放開的自欺欺人。

正因為如此,她才無法正視自己。


愛與不愛啊,大概就是那麼一瞬間的事情。

一見鍾情吧,似乎也不是她人眼中這麼廉價的字眼。


只是單純喜歡著他,不是任何人的問題。

將那份喜歡放置心底,不帶給所有人困擾才是正常的。

這份工作似乎沒有所謂的戀愛禁止令,但愛上物體實在是太痛苦了。他們算是一種神,而她只能算是萬物裡頭壽命有限的人類,再一起的話對誰都不公平。


下擺的眼簾遮住了眼底本該有的愛戀粉色氣泡。

少女最青春年華的時代已經離去,僅剩的沉穩與寧靜讓她既現實又殘酷,拿句鶴丸的話,大概就是「妳之於我們只是個孩子,可以在無憂無慮點。」

然、她這年紀在人類社會已經得扛起社會責任了,不如說,早就邁向大齡剩女去了。


啊啊、所以說才討厭身為人類過於發達的七情六慾。

無法克制的淚水幹什麼像脫韁野馬往前呢?

潰堤似的情感為了什麼而咆哮著只想讓人發覺它的存在呢?

肩膀顫抖著又是為什麼無法停止呢?


生老病死,愛恨情仇。

走了一輪最終該回歸塵土的人類啊,卻總有人提前離開了跑道。

疾病、意外、惡意與死亡。


「咳、咳咳。」

苦笑的她伸手攔住那些脫口而出如玫瑰綻放的色彩,卻只在淚珠累積的視線中看見一片鮮紅。


她闔上了雙眼。


啊啊......

身為人類還真麻煩啊。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