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喻黃段子

喻黃




>歡迎回家


喻文州充滿斯文氣質的將書本闔上,但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一點都不斯文,「隊長我和你說噢別亂來耶我才剛回來沒多久洗完澡而已好啦我知道你很生氣也很擔心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被抓出去那麼久啊而且我也忘記帶手機了嘛還以為經理會跟你說我去拍廣告了誰知道經理也跑出去接洽事情了嘛…」

宛如做錯事情的小媳婦,黃少天一臉委屈好似剛才被欺負的模樣令喻文州想生氣也做不到,其實只是捨不得對他生氣,但就算知道不是故意的,還是有那麼點鬱悶。


悶在黃少天把某些事情當成理所當然,喜在黃少天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瘋狂的找自己在哪,就算他已經很累了。


喻文州壓著黃少天的雙肩令對方坐在兩人合買的套房客廳那柔軟的沙發上,「少天。」


一句話就令黃少天繃緊了神經,但那不是責罵也不是哀傷,與柔和參雜的情愫緩緩蔓延著,「歡迎回家。」

喻文州輕靠在對方肩上,在耳邊漫語的低音環繞在黃少天腦海中。


那是,喻文州的聲音,帶著寵溺、包容與安心的聲音。
只屬於黃少天一人。



>


不作死就不會死,黃少天此時非常認同這句話,說出這句話的人真的是太厲害了,這句話他馬的就很適合自己現在的處境。


黃少天咬了咬牙看著眼前幾個起鬨的隊員,恨不得馬上衝過去給他們幾個免費的扎實拳頭。


「黃少怎麼了?抽到什麼啊?」


黃少天扭曲的表情太明顯,就連喻文州以外的人都可以發現。 


「……」將手上的紙條撕成無法看出原形的模樣後丟入垃圾桶,當徐景熙想說些什麼責備自家副隊怎麼能不接受遊戲懲罰的時候整個人傻在那,連身邊的鄭軒太震驚嘴巴不小心開了些像個呆子都沒時間去嘲笑對方。


 「還看什麼?早做完懲罰了。」帶著咬牙切齒的聲音喚醒喻文州,但其他人似乎還沒從錯愕中回神。


「不錯啊。」


喻文州帶著一如往常的笑容看向黃少天,不同的是眼神暗沉了些許,混雜著柔情似水的情慾與喜悅。


難得沒回話,剛剛那真的是太羞恥了,人生中的面子跟尊嚴都在剛剛用完了,黃少天摀著臉想。 


用喜歡的人跳一次鋼管舞』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