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兩人分醋

葉藍←春

OOC可能

其實只是想看他們吃醋






這世界怎麼了?


就算被半推半就的壓在牆上強吻,藍河卻還在狀況外,這現在是演哪齣?怎剛下樓去接大神要去實行大神所謂的『一日俱樂部觀光』就被死壓在牆上還給人吻了去。


還在那疑惑的藍河明顯走神令對方有些不悅,「小藍,專心點。」腰上就是一記調戲似的捏揉。


『我靠靠靠靠現在壓著自己吻的人是葉修?』


瞪了瞪有些圓潤的眼睛,意識到究竟怎麼了的藍河掙扎起來,但被吻了這小段時間也夠讓藍河有些癱軟,那掙扎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以壓制的事情。


想說些什麼但總是被打斷,有些惱怒的藍河努力的爭取講話的機會,「唔…你、葉……等等、這什麼…嗯…」其實也只是想說你這一上來二話不說就是吻人是做什麼?


「小藍講話別斷斷續續啊,哥聽不懂。」


看對方游刃有餘的講出這些話還夾帶嘲諷嘴角與笑聲,老實講好想一拳下去,真人PK自己或許會贏。


「是誰!」


來人的聲音藍河過於熟悉,此時出現有種安心感以外還真他媽的是時候,就差那麼一點就要被拉去不知道哪間廁所或是角落給做完整套。


「大春…!」藍河感激的望向來人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對那喊了去,也不管葉修此時的眼神有多戾二話不說趁著葉修在散發排斥感時衝到了大春身後。


「那、那人是君…君莫笑。」還在回復著方才被吸取的過多氧氣,藍河拉了拉春易老的衣角安心的朝對方傻笑,剛才單方面被榨取空氣讓藍河的臉看起來紅潤許多,甚至有些媚了起來。春易老愣了愣,隨後晃晃腦希望可以忘記剛才心中跑出的感覺,也先不管剛才藍河被壓在牆上的神情與姿勢有多嫵媚。


「那怎麼就吻起你來?」春易老看向對方的嘲諷臉又瞄向身後人。


「我也想問啊!」藍河反倒也著急了起,天知道是怎樣,只是下來接葉修就差點被上了。


「大春?」葉修也學著藍河叫了聲,本名是梁易春的春易老再怎樣也不習慣外人這樣叫自己,比起排外,你妹的我都還沒跟藍橋告白也還沒牽過手…不對、或許是對方對藍橋動手的緣故吧?他想。


「我想我們沒那麼熟,葉秋大神…不、叫葉修大神才是。」梁易春難得多話起來,沒有看見身後人瞬間展現出的詫異神情,雙手環抱於胸前冷冷的看向對方,竟然對方想動藍橋那也可以視為想對俱樂部出手?


「看來…小藍都有和你說我們的事?」生來一張嘲諷臉,更是點滿嘲諷技能的葉修也不遑多讓的回了話。


挑眉,梁易春覺得放藍河一人在第十區還親自接觸這人這麼久,自己真的事太欠考慮也太放心藍河不會被拐走了,眼前這人就想把藍橋拐彎弄走…!


或許是時候偶爾跟藍橋借借藍河這角色用了,或是直接拿個馬甲偶爾一起晃晃也好…一直堅信藍橋不容易被扳彎的自己太不小心了,就算不容易也不代表不會啊…!這葉修大神別說是榮耀大神了,現實拉仇恨的技能等同拉存在感啊…!


腦中一邊煩惱痛思著,一邊望向身邊的藍橋看了看,「大春我說你別中了葉不修那沒下限的圈套啊。」

不知怎的,一種滿足又溫暖的感受蔓延到心裡,一點一滴的慢慢滲透,『不會。』做了口型給藍河看,梁易春笑了。


「常聽,大多是抱怨。」給葉修一個微微勾起嘴角的神情,梁易春也不懂為什麼,但就是討厭對方這樣跟藍橋的互動,也討厭藍橋總是提到對方,更討厭看見剛才那幕時心中的鬱悶暴躁感。


其實自己喜歡藍橋吧?又或是說愛著藍橋春雪的操作者──許博遠。但怎知道想讓對方慢慢接受自己的打算就這樣硬生生被打破,既然這樣只好先把蒼蠅趕走再繼續攻略了。


梁易春第一次為了藍橋對別人感到鬱悶。


葉修第一次為了把老婆拐回家而思考如何徹底擊敗眼前的敵人。


藍河那瞬間已經不想管這兩人了。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