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逃避者

恋爱小少女,现代Paro,OOC预警,个人认为这已经不是纯O友了w

一期一振的场合 现代Paro

这篇木有车,是说没想到我会拆成好多份来写,快三千字的话是三天份吧?

以后每篇文都打一点打一点然后合起来放好了,感觉速度比较快又比较轻松。

題目來自於你的铃堡100%纯炮友30题





20 突发短途旅行

  

  

  开门、上锁、她一回到房内便随意拎了件内.裤与上衣走向浴室。

  

  不顾通过衣领而.凌.乱.的发丝,那双手随性扯下身上的衣物扔在地上,待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材赤.裸在空气中便单手打开浴室大门,而良好的家教使她不忘顺手带上背后大门。

  靠近镜子时她瞄向了镜面,却不由得愣了几秒,似乎想都没想到在地铁那出流泪戏码能把妆容弄成这副模样,搞得她一脸面目狰狞,也难怪一路走回家时,路上行人的眼神是那麽微妙。


  指尖划过眼前镜面,她瞧着玻璃上看起来无辜的身影只想笑出声来,可偏偏大脑在抗议,让嘴角连最基本的上扬都做不到。

  

  真是可悲啊。

  阖上双眼如此想着的她仍旧挤出笑容来,睁眼那瞬间她只想对她的存在呕吐,而她也在下一秒朝洗手台里吐了。

  

  略微震惊的她抬手打开水龙头捧了一口水漱口,任由剩下自来水将呕吐物带走。

  垂首任由发丝散落在两旁的女人双手撑在陶瓷平台旁,她发出宛如战败者的低鸣声,仿佛抱怨着这些时日的喜悦全是令人失望的假象,阐述着成为情感破坏者的忐忑不安,关系一下从天上摔落地板上,毫无征兆。

  

  啊啊......她可是毫无自觉插入别人恋情还晕船的小三啊。

  

  她关上水龙头走往更里面去打算清洗这副莫名觉得肮脏的躯体,却在感受到莲蓬头洒下的热水时打了冷颤,被滚烫热水暖活了肌肤却无法暖活早已跌入谷底的内心,她勾起嘲讽这段看似美好关系的微笑。

  

  「也该休息了。」

  

  烈烈水声中,她听见来自喉咙所发出的失落。

 

  

23 为对方挑选生日礼物

  

  她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当天洗完澡以后便跟公司请了长假,身为一个万年取得全勤奖,工作时间与长谷部那社畜属性有得相比的女人,老板当然是一接到电话就疯狂问着她发生什么事情,需不需要帮忙,千万不要想不开云云。

  

  当下听到老板这样反问也是让她傻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轻描淡写说着有些疲倦想要散心马上就得到批准,还被老板硬是打了几万元到户头里,要她好好休息完再回来,能被老板这样对待也是出乎意料就是了。

  

  而如今的她正坐在马尔地夫小木屋外的躺椅上思考各种事情,像是为什么她会跑到马尔地夫这么远的地方,或是思考着为什么她会把原本要买给那男人的礼物带来还放在身旁空着的躺椅呢?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只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连名字都不太确定是不是叫一期一振来着,她却在偷看到对方出生日期之后就跑去挑了领带。

  

  「神经病吧。」

  叹息的她默默阖上双眼,享受难得不用为了工作奔波的日子。

  

  至于那份礼物?路上看到哪个可爱的小鲜肉在拿给他吧。

 


8 尴尬的巧遇与掩饰

  

  一期一振实在想不透那天为什么会被女人给甩了,技巧吗?他技巧或许不是最好的,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关系吗?女人的确是对漂浮不定的关系容易感到不安,所以这可能是其中一点,但看她那时的笑容与略带怨恨的眼神,原因肯定不止这些吧?


  单纯只有留下电话的彼此其实连彼此的真名叫什么都不知道,指尖放在通话键上迟迟不肯压下的一期一振叹了口气,决定还是亲自去堵人面对面交谈比较有保障,免得电话里说不清楚就被断了联系,而且他或许早被拉黑了?

  

  「啊......」等了好一段时日,他终于在茫茫人海之中看见那抹熟悉的颜色与装扮。

  

  身为一个总是在工作,压力大到偶尔会怀疑人生的女人,她除了逛街、看书与滚..床.单以外说真的好像也没什么兴趣。虽然说早就跟那位蓝发男人没有任何瓜葛了,但该有的 / 性. / .爱 /享受还是必须有,于是跑去夜店或酒店找新的目标也是理所当然的,而此时此刻在前往酒店的路上看到他好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他也太有耐性了吧?回国后忙着补齐落下的工作进度,距离她上次来酒店也是差不多三个月前的事情了。 

  

  察觉到站在面前的一期一振与即将在床上享受快乐的女人似乎有什么纠葛,伸手搂着女人腰身的男人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下次见,也不顾她还未反应过来,男人已经站直身子用那双深红眸子朝一期一振释出善意,即使那份善意参杂些许失去猎物的可惜。

  

  「看起来你们需要点个人空间?」

  

  「是的,非常感谢先生将我的未婚妻带来。」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女人拉往身边的一期一振并没有理会她的挣扎与震惊,倒是男人一听到这话就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往两人。  

  

  依照女人这么奋力朝他摇头与蓝发男人眼神明显带有敌意的模样,这关系可真复杂啊,从床.伴养出感情然后一个想逃一个想抓人?不管如何这两人的举动都引起了要小狐丸的兴趣。

  

  「原来是你的未婚妻啊......本来还以为可以与她结下良缘,真是可惜。」

  感到意犹未尽的小狐丸决定替两人加些柴火,硬是朝一期一振扬起些许苦涩的笑容,那好似狐狸耳朵的发丝微微下垂增添了令人想相信的思绪。

  

  这话她可一点都不认同,从那眼神中明显看出戏谑,女人瞪向试图让事情更加复杂的白发男人,她拉了拉一期一振的衣袖死命摇头想传达那是谎言的讯息,却毫无用途。

  

  「那可真是可惜了,不过这世界上的小姐这么多,我想你也不必担忧找不到属于你的良缘才是。」

  

  「嗯,说的也是呢。」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拉下剧幕,那似耳似发的白色抖了抖,他从包里拿出一个被缎带紧紧包覆的盒子。

  

  瞪大双眼的她在看见小狐丸展露打趣笑容而拿出盒子时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刚刚在酒店里头,她一边说着永远送不出去了,一边倾述失恋事实还成为小三的痛苦心情时让小狐丸收下的东西。

  

  那是原本是要送给一期一振的领带。

  

  “我帮你送。”

  她看见小狐丸的嘴型微微说着。

  

  此时此刻她只想冲上去殴打眼前这个自作聪明的男人大喊多管闲事,一点感激的心思都没有好吗!

  

  「喔,那这个一定是要给你的才是?」

  

  一期一振略带疑惑看向身旁怒瞪着前方的心上人,又看了看白发男人眼里都是笑意,似乎也明白那个盒子是怎么来的了。

  

  「什么意思?」

  

  「你的未婚妻在与我相遇时正盯着这盒子沉思,我心想『这是个有故事的人』便上前搭讪,一问之下才明白这是想送给心上人的礼物。」

  

  「喔?」

  随着一期一振的回应,他能感受到手中紧握住的纤细手腕在一瞬间僵了起来。

  

  「可惜的是,她的心上人似乎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得已只好断了联系,而礼物反而搁置在那不知如何处置...」

  

  「这样啊。」

  

  来自背后的视线仿佛将她千刀万剐一般令人深感疼痛,就像在质问她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什么不跟他告白,可是她反而想向他咆哮大吼,为什么她是第三者?为什么没有知会她这场情爱里头原来她是破坏别人情感的坏人?

  

  她有好多事情想问,可是她不敢,她怕在开口的一瞬间就会瓦解冰消。


  她在面对工作是个女强人,几乎能完美达到老板要求的好员工,可是在感情方面,她是个无可救药的胆小鬼,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就会无法接受。

  她怕喜欢的人会讨厌自己,她怕好不容易不再孤单的生活会再次变为平静,她怕彼此之间一旦有了一点阴影就会让彼此的感情不再单调,每天疑神疑鬼令人疲乏,既然如此,那不如速度逃开再找一个新的对象就好。

  

  她就是个典型的恋爱战败者。

  

  早已僵化在原地的女人想拔腿就跑,那双腿却像是绑上铅块沉重的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一期一振弯腰靠近耳旁轻喃低语。

  

  「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TBC-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