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手写信

     极限挑战六十分

  题目115.手写信

  刀剑乱舞,莺丸女审

  ooc预备,我流莺丸友成与婶婶,设定上两人已经在一起

  提醒自己每天都要勤勉个千字

  泪腺丰富的让人疲惫,却又缺粮到不得不自己割腿肉,不如说太过挑食也不是好事情……(

  

  

  

  

  

  

  

  

  大半日照耀大地的太阳正做着事前准备,天色总被匆忙的太阳吵醒而由暗逐渐转明,同时,各种自然界的生物也从睡眠中苏醒过来。鸟儿脆声鸣叫从池边大树上起,落於周遭回荡着。

  

  绿发青年仅仅微微皱起眉头,双手似乎不满着空无一物,硬是朝身边轻拍几下,直到肌肤与肌肤接触的瞬间得到满足,他下意识将人拉往怀中,双眉满足且感叹那份拥着的柔嫩躯体而松开,最终,啼叫并没有吵醒在房内熟睡的两人。

  

  即使不是多长的发丝也由肩滑落至背後,肌肤上印着与发丝颜色有些相近的紫与红,属於昨日一夜激情後的战果。有深、有浅、有大也有小,各种为了表达占有慾而刻意留下的、甚至可以说是为了炫耀而做的痕迹,大概、这也是属於莺丸友成难得的小小私心吧。

  

  突然、也不知为何,此时莺丸的表情不像刚才安稳,不过数秒便脸色苍白醒了过来,被恶梦吓醒那般身体剧烈起伏着,而突然瞪大的绿眸正直盯眼前女人熟睡面容。静待冷静许久,他叹了口气再次将女人涌入怀内,阖上双眼并蹭了几下她精致脸庞像寻求什麽慰藉,宛若孩童找到了能够救赎他的母亲那样露出了笑容。

  

  说起来幼稚,莺丸即便在她身上刻下各种烙印仍旧不满足,审神者即便心属於他、栖身於他之下或是各种表现,那份爱意在付丧神眼里却只能用又爱又恨的毒药来形容。

  

  ”不去想就好了”

  

  曾经,他逃避现实如此想着,却在见证少女逐渐长大,转变为成熟女人後再也无法逃避。

  从未有过至宝却被当至宝的他无法理解时光流逝对他的意义是什麽,直到现在,时间就好像在报复莺丸友成从前的无视,一刀一刀割在审神者身上,每一刀都是幸福的时光,更是无法挽回逝去的残忍时光。

  

  傻啊,他如此想着。

  

  从喜欢上审神者时就不该遗忘,从正视这份情感甚至回应她的时候就该明白,这份爱意有多浓将来就有多痛,那些细数过的携手时光最终只会化作伤痕无法忘怀。在看见她偷偷朝神明祈祷着奇蹟甚至多次独自一人染上忧愁默默流泪,在明白现实中根本没有所谓奇蹟,那都是三流小说为了让人感到幸福而捏造的假象却仍旧带着寥寥无几的冀望时他就明白,啊……他也是个期许被救赎的笨蛋呢。

  

  作为不同物种想要有未来只会被笑痴人说梦,两人终究没有未来。

  他是付丧神,而她只是一介人类。

  

  可是、可是啊,即使如此,他也不想放弃任何希望。

  

  她是如此令人怜爱,想揉在怀里狠狠疼爱着。

  每天想着她的身影就能够不自觉露出微笑,当看见那份笑容时彷佛身体被填满,整个人发烫的不得了,全都是因为这样的女人。

  

  他想让她幸福。

  他希望她幸福。

  

  在彼此能够相处的有限时间内体会无数快乐与喜悦,还能够让彼此双手交叠携手前进时努力创造着温暖的回忆。

  平日的微笑全都是所谓令人幸福的能量,比起悔恨当初不如现在、马上、立刻去狠狠造访彼此的空间。

  

  他不懂的、她不懂的。

  他不理解、她不理解。

  他笑出来、她笑出来。

  他们还能互相探索着这美妙的世界,直到尽头。

  

  还记得睡前互相靠着彼此的两人一搭一唱聊着毫无关联的事情,在蜡烛熄灭前都维持着同样姿势。

  

  「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果然还是我自己呢!」女人双手抵在小嘴前露出自傲笑靥,她嘻皮笑脸的模样逗的莺丸友成也跟着笑了出来,他搂着女人的手更往他自己贴进了些。

  

  「我不是第一喜欢啊。」他仅仅感叹却不做反驳,本该如此,却在瞄见她因不满而微鼓的面颊後默默接上「我是替代品呢。」这样的话。

  「当然不是,那是因为啊……」

  

  「因为?」拉长音的同时,女人越往後靠,紧紧依偎在莺丸怀里,他则是负责露出宠溺的微笑等着心上人的回答。

  

  「嘿嘿、莺丸是世界第一爱的人喔,所以和喜欢不同!」

  那张通红却展露着做坏事般喜孜孜笑容的脸蛋令人无法忘怀,毕竟那份烈火同时烧烫了他的双颊,至少,在这辈子刀生从未有人能让他无法克制心跳与脸色。

  

  

  

  

  

  

  

  

  

  「喔、做美梦了?」盘腿坐在走廊上的少女眨了眨双眼,莺丸友成莫名上扬的嘴角令她不得不往美梦想去。

  大概几个小时前吧,路过走廊时看见超稀奇画面,例如莺丸友成这样的人居然莫名在走廊上睡着了,还是身体蜷曲着。

  

  「嗯。」对於被黑发少女的眼神打量这种事情毫不在意,莺丸友成坐起後朝她露出微笑却得不到回笑,反而被赏了个明显不满意的挑眉。

  

  「一定是美梦吧,第一次看见你这样笑。」似乎是在抱怨他进本丸後从未有什麽过大的情绪起伏,莺丸友成新主人的话却不禁意戳入了他心中。

  

  疮疤被揭开,美梦如同恶梦,刀还插在胸口。

  就像糖果吃了久不好好清理总会蛀牙,细菌闯入神经内就难以驱离。

  刀生过久学会了人类所谓的舍不得,他选择不去驱赶疼痛的罪魁祸首。

  

  「是呢,是个……很美的梦。」昂首望向早已黯然失色的天空,即便笑容依旧,眼神却莫名孤寂。


  梦的内容太过美好,令他不禁想起了故事最终的最终,躺在他房内抽屉的那封信。

  

  

  

 

  呐、还有来生的话,让我们再次相爱吧。

  即使那是痛与快乐并存的事情,我也不愿放弃所有有关你的事情。

  

  我啊,就是如此自私的人呢。




  「不急,我也是个自私的人呢。」

  莺丸友成自问自答的姿态让黑发少女不理解,周遭的气氛莫名感伤起,她所能看见的,只剩下男人的强颜欢笑与孤寂背影。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