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房东企划】共犯?共存?我们只是依赖彼此


OOC预警、现代Paro

刀剑乱舞房东企划支线

数珠丸与你,没有cp感,单纯的生活。

属於大包平与莺丸登场之前的事情。

接续其实你是出租家人派来的业务吧之後。

  

  

  或许是心疼花季少女的手指被如此摧残,又或是说孤身生活的模样令人想疼爱她些,数珠丸从那次之後都会尽量在晚间六时左右煮好饭菜。

  上班地点距离租屋处不远,约半小时左右便能到达,加上本身料理的菜色偏清淡简单,操作起来速度并不慢,总能在少女回家没多久就端菜上桌。


  炒菜声响从身後传来,背对着将长发竖起避免掉落的数珠丸,少女从橱柜里拿出筷子碗盘走向饭厅,单纯用墙壁隔间却没有门的景象让厨房与饭厅的连接毫无障碍。

  少女摆好碗盘後转过身子,纤细高大的背影搭上竖起的长发,若是不说,或许数珠丸会被当成高大女模特儿吧?

  只是她怎麽样都不明白,当初数珠丸主动提出煮饭建议……的原因。

  实在是令人不明白。

  

  「柊鸢?」

  「咦?」

  回过神来,她发觉数珠丸正端着刚煮好的蔬食想走到饭厅,而她恰好就双手环胸靠着墙壁,堵在两处唯一的小走道。

  

  「帮我把这个端到饭厅?」

  「好、好喔。」

  数珠丸似乎不在意她这副尴尬神情,将盘子递往少女面前,从他手上接过盘子的少女,转头、一个箭步将盘子放到饭桌上。

  

  好、好丢脸啊,居然被数珠丸发现自己在发呆……

  她如此想着。

  

  「去洗手吧。」

  数珠丸的声音从後头传来,或许是刚才发生那样的事情,总觉得那口吻带了些笑意。

  

  「喔、好喔。」少女应声後往楼上走去。

  洗手乳与水在手上交缠,不过多久便从手上滑落。

  她的确是很在意对方的动机,不过似乎不是那麽需要探讨的事情,太过在意反而让她的举止变得奇怪。

  

  「果然是我太在意了吧。」她的双手黏上一旁柔软纤维,将湿润水珠全留在毛巾上头。

  

  数珠丸的好意不假,吃了这麽久的饭菜身体也没什麽变化……加上他的气质太过优雅,不像是心怀不轨的人。

  边走边烦恼的她才刚走下楼梯便能看见数珠丸,坐在饭桌前毫无动作的他肯定是在等她吧。

  

  数珠丸太过温柔,染上心头的暖意让人想哭,她抿着唇不敢出声,接着大幅度摇摇头、深呼吸,恢复正常神态。

  

  「唔哇、数珠丸在等我吗?」

  明知故问,仍希望从他口中听见答案。

  

  啡色瞳眸无声言语尽诉一切希冀的情感,他看得懂,那是孤独过头的少女在求救。

  内心早已筑起城墙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人的好,孤僻习惯的少女绝对不是不明白,而是她明白,却无法相信也不肯相信,这样的人必须让对方亲口说出心中所想,才有可能敞开心胸。

  "有可能。"

  即使只是有可能,即便只有那麽一点,他也……

  

  「嗯,说好一起吃饭了。」

  

  他的笑容在她眼里过於耀眼。

  「……」

  

  早已入座的少女捧起饭碗添饭、夹菜,垂首默默吃着男人亲手烹饪的饭菜。

  白饭上堆满菜色形成小山,数珠丸煮的菜味道不重,属於清淡养身的类型,即使如此,今天的菜色却显得过咸了些。

  

  他之於她真的……太耀眼了。

  

  「为、为什麽你这麽好呢……」少女用哭泣而带些鼻音的声音问着数珠丸,却完全不肯抬头。

  不想被他看见双眼红肿的模样,不好看也不可爱。

  

  「……」

  「为什麽呢……」

  平静、清淡、如他本人形象那样优雅的声音缓缓传入她耳里,不是回答而是反问句。

  心里染上些许绝望的少女本要乾笑着拒绝他继续下去的好意,免得内心的堡垒被破坏之後便回不去。

  

  「或许是,觉得你可以笑得更自然些?」

  「不用逞强,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我也是一个人,那麽、互相照料不是基本的吗?」

  

  在他的言词之中,猛然抬起头的少女满脸泪痕,分不清楚是痛苦还是喜悦而流出来的液体,她扬起了似笑非笑的笑容。

  这要算是感动的笑容吗?

  还是该算喜悦的笑容呢?

  

  含着孤单将泪水放在心中的少女不想被怜悯,从小避开了各种使人厌恶的同情心,导致她终究是一人。

  然後、男人出现了。

  

  他说、我们都是一个人,那麽一起好吗?

  他说、如果互相照料的话,我们就不孤单了。

  他说、不是怜悯也不是同情,这份感情大概就是所谓同病相怜吧。

  

  她说、并不是同病相怜,你只是一直一个人。

  她说、当你发现我生存的型态,才发觉自己都是一个人。

  她说、所以你开始感到孤单,我们只是互相舔着伤口。

  

  「不过、也没什麽不好吧。」少女抽了张纸巾擦乾泪水。

  「共犯也好、寄生彼此也好、只要有人陪着那有什麽差别呢。」

  

  她对着本来安慰人的男人发自内心展露笑容。

  

  没想到会反被对方点出毫不在意的地方。

  那是他放在心里、不肯说也不去刻意挖掘的心情。

  「啊、是呢。」

  

  感叹之中他笑着。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