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房东企划】其实你是出租家人派来的业务吧

OOC预警、现代Paro、全乙女向、刀剑乱舞房东企划

感谢  @你的铃堡  的房东三十题,隔壁每天飘过来的迷人食物香味

 

最近程式一直出状况,大家都在哀号(心碎)

太累了但尽量写完整……可能会是对话居多吧。


  


00.



日莲数珠丸,现年二十六岁,住在无意间发现的公寓里,说是公寓,不如说是共同生活的小房子吧。

虽说现今加入了其他成员,日子也没什麽改变,就是池田偶尔会投来莫名的敌意,看古备前打趣的眼神,果然是被当情敌了吧。


坐在茶室内轻酌绿茶的他垂眸,回忆起从前的事情。

  

01.


想起第一次见到房东的时候他还以为找错人了,穿着高校生制服、梳着高马尾、黑框眼镜将那张清秀脸蛋完美衬托的更年幼,她就这样做出不怎麽符合外貌的举动,从邀请入门、戴着他参观房子内部、讲解合约与共同生活的一些规定,无一不专业的地方。


这就是所谓天生的气魄吧。


「以後还请多多指教,嗯……日莲?」


「嗯,还请多多指教了。」



02.


夏季时分,太阳上工的时间总长过昏昏欲睡的冬季。

  

他还记得饭桌上看起来不怎麽美味的饭菜以及少女那略带歉意的苦涩脸庞。

即使双手十指交扣也只愿意露出手掌心,实际上是在遮掩裹着创可贴的部位。

第一次看见的围裙上沾满大小不拘颜色各异的污渍。

总是喊着好热不肯动作的她扎起头发满头大汗。


在她期待的眼光下吃下了第一口,味道很淡不能说得上好吃,没有过老却有些生涩的口感,谈不上油也没特别乾。


少女闪耀光芒的目光有些耀眼,彷佛询问着饭菜合不合胃口,不知道如何表述的他斟酌不到一秒的时间。


「挺好的。」


「啊……果然还是太勉强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用特别安慰我喔,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做呢,一直以来都自己吃着外食,想着『既然有房客,那就一起吃吧,一起吃果然还是下厨比较有家的感觉吧!』就做了。」


少女落寞的模样就像刻入心环里头,并不像男女那样心痛,多了些对少女的怜悯,却也不是那种廉价的怜悯。

日莲数珠丸并不是会随便对陌生人动心的人,也不是随意就会展现强烈情感的人。


或许是相处下来,少女总是看向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又或着是她目光追随的目标与表态的落寞太过明显,说到底只是个未成年少女,对家庭还是很渴望的吧。


『有记忆以来就是姨姨照顾我,等我国中的时候就被要求住在这里了,姨姨说这里是父亲留给我的。』


她曾经这麽说过。

冒着与陌生人见面的风险招了房客,说到底也只是想要有人陪而已吧。

她也只是个寂寞的孩子而已。


「并不是安慰……第一次就这样,很好了。」


「咦?」

被落寞堆积的面容瞬间堆满了笑靥,她一个激动将双手手掌拍往餐桌上,接着被数珠丸直挺挺的视线给想起手上满是创可贴,又忙着将双手收到背後。


「或许会不太合你胃口,下次我来吧……」


「咦……?」


「我来煮。」


「啊、啊……好!谢谢日莲……」

道谢的同时她看见了那清冷的面容染上了难得温和的色彩,嘴角勾勒出的暖意有那麽一瞬间填满她的内心。


「那、那个,数…数珠丸……?」

软嫩女声喊着他的名字,莫名有些异样感,却又说不出所以然,应该是太久没有被女孩子直接喊名字了吧……

还是如此小心翼翼的…如此担忧会被无视的那种情感混杂在声音里头……


若说数珠丸本身的存在好比高冷艳花,此时的他就像康乃馨那般,挂上属於少女与他的羁绊,软化了所有冷漠因子。

「嗯?」


「数珠丸!」


「嗯。」


「数珠丸!」

像是得到新玩具或是考了高分而兴奋不已的孩童那般,她不停喊着数珠丸的名字,宛如将他当成重要的人,暖阳似的笑容照耀彼此、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那是个黄昏橙光越过落地玻璃窗闯入饭厅的傍晚。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