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貴人

好多比賽Orz

雖然腦子裡想好了兩千字以上的東西但腦子裡好混亂組織不起來我又懶得打就ry




「對自己自信點!」


揉了揉雙眼然後睜開,許博遠覺得好久沒有夢到這件事情了。

一開始接觸榮耀是因為朋友死纏活纏天天吵才勉為其難的去接觸的,苦笑的離開了溫暖的床褥,一開始的自己真的是弱爆了啊。


梳洗過後在外面用完早餐就回到了工作室內準備一天的工作,也就是開啟名為榮耀的遊戲然後管理公會大小事。


「藍橋早啊,心情看起來不錯啊。」梁易春看了看身邊嘴角微微上揚的男子,不難猜對方的心情。


「夢到了以前的事情。」


「怎樣的夢啊?」


「當初讓我對榮耀堅持下去的夢。」許博遠眼神堅定的望向電腦螢幕又看看身邊的梁易春,笑著。


「那還…真的很重要。」梁易春倒抽一口氣。


「是啊。」沒多解釋,許博遠對梁易春的回答表示同意。


「我靠!」許博遠突然的驚呼吸引了工作室內其他人的目光,但看見螢幕的人以後只能冒身冷汗趕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工作。


「大神給不給臉啊!爆我也爆不出好裝備啊!」許博遠哭笑不得的看著螢幕上單調的色彩及藍橋春雪的屍體,身邊還站了個君莫笑,而許博遠反射性的復活後便敲了君莫笑的訊息抱怨對方亂來的舉動。


「哥就在你旁邊還恍神,不得以只好這樣做吸引小藍的注意了。」


「呸呸呸!別往自己臉上貼金啊大神,你這好意思嗎自己說出來不害臊嗎!」


「哥說的句句屬實,怎會害臊?倒是小藍你要不開個小號幫我管管公會吧?都不上絕色那角色,你可知哥一人在公會裡多寂寞啊?」葉修倒是不介意的邊打字邊往城裡的方向走,看見復活後站在原地的藍橋春雪,多開心的讓君莫笑站在對方身後講出來,尤其是那幾字刻意加了些懶散的重音,既清楚又帶點撒嬌味。


「不要臉啊!」






之後許博遠知道自己心中的貴人是葉修的時候,已經是開了絕色對葉修咆哮過後和沐雨橙風聊天時得知的事情了。

當然,之後不小心被葉修拐走也是另外的事情了。


咆哮的內容嘛

「為什麼我頭上多了未來的會長夫人!」 By絕色

嗯?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