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房东企划】大包平是在傲娇什麽啦

呜呜对不起我迟到了,换了新工作新环境以後又累又忙的quq

OOC预警、现代Paro、全乙女向、刀剑乱舞房东企划

默认大包平与莺丸喜欢房东

感谢 @你的铃堡 的三十题,第五题、停电之夜与借蜡烛







饭後坐在客厅座椅上的两人正吃着水果、看着眼前的电视。

包平拿着叉子的那手握紧着握把部份,好似想分散注意力,故作轻松从桌面的盘子上插了块切好的苹果放入嘴中,重复几次动作,眼前的影像与嘴里扩散的味道却没传达到大脑之中,食无味、看无影。


他偷瞄坐在身边的友成,对方一如往常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眼里倒映电视机里头的景象,专注而认真,却不由得让包平苦恼起,这样就像是在意的人只有他,很像笨蛋。

垂眸专注於叉子尖端沉思起来的包平没有注意到,古备前友成为了瞄向他而小幅移动的那模样。

  

即使不做出任何让人发觉的举动,他还是挺在意的,包平这麽耿直的男人居然会喜欢这种不喜运动、不爱出门甚至日夜颠倒的女孩子,虽然他也没资格质疑人家就是了。


「你……你是怎麽喜欢上她的?」

视线刚从包平身上切回电视,就听见身边的人用着不自信的声音朝他发话,还来不及得到青睐的电视再次被晾在一旁,只见友成一改瞄的举止,直接侧过半身转向大包平。      

  

「嗯…我也不太清楚这份情感究竟是不是喜欢,不过我很在意她,目光会不自觉追随着她。」

「她是个很有内含的女孩子,多数时候看似文静,内心却是百花撩乱无法捉模,总归一句,是个令人难以移开视线的女性。」


古备前友成将心里的感受给说了出口,确实、他并不确定那份情感是否为恋爱,毕竟他第一次产生那种想法、冲动与情绪,一切都还在观察之中,但观看几日大包平的反应与他本身的反应,只能说八九不离十了。

比起自身,他还是比较在意大包平会给出怎样的原因。

「你呢?」  


认识古备前友成许久的大包平并不是没有心里准备,然而真的被反问时却觉得脸上一热,倒是不好意思起来。

「就、就和你说的一样……」包平回话顿时没了底气,说话还带着温吞感。抬眼一瞧,友成那儿盯着他的神情可专注认真了,倍感压力的他心一横、抬手抓起後左晃右晃的脑杓发出啊啊声响後再次睁开双眼,直视着友成投来的澄澈目光。


「一开始觉得这女孩子特傻,一下子就把身家资讯都给了网路上认识的人,可是、知道她是信任我才给那些资讯的时候就有种奇妙感觉,我也不知道怎麽形容,一般人都会很在意吧?就开始默默观察她……也曾尝试从别人身上想找到一样的感觉,不过、你也明白,其他人都没有给我这种感觉。」

眉头皱起的他抬手放在嘴前轻咳几声,想缓解吐出真心话之後的尴尬,又或是说害羞。

  

「嘛……或许就是喜欢吧?」

亲自说出口果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指尖划过侧脸脸颊的他笑得羞涩,却洋溢淡淡喜悦。


「嗯,是喜欢喔。」古备前友成替大包平做了结语。

包平露出的笑容让友成不自觉感到喜悦,对远亲找到心中所爱感到欣慰,还是那个个性太直不容易心动的池田包平,不过、即使如此……

  

「就算对手是大包平,我也不会退让喔?」

「正合我意!欸、对了,你知道日莲跟上杉是什麽关系吗?」

友成看着包平才刚萌发的敌对意识刹那间没了消息,不由得苦笑起。


到底是没被当成阻碍,还是因为日莲数珠丸作为对手比较强大才被放松警戒啊?

古备前友成茶友名莺丸摇摇头表示大包平还是嫩了点。


正当他开口想回答大包平的问题,周遭瞬间暗了下来,被垄罩在黑夜中的两人并没有因此乱了方寸。

「停电?」

「……似乎没有紧急照明灯。」眼神穿过客厅盯着屏风,後头全暗应该是没有照明,往一旁拱门看去,饭厅也没有灯光,只有些许微光。

依照最近晚上外头都风雨交的状况来说,即使饭厅是大落地窗,也没什麽光线可言……


「应该会有手电筒吧。」抱持乐观心态的包平站起身子,摸黑往印象中的柜子走去,开始一个个搜索着.用不着多久便找到手电筒。


「太好了。」手持手电筒的包平露出笑容,拇指朝手电筒开关按下去的瞬间才惊觉大事不妙。


「……」

「没换电池吧。」


感受到包平内心奔腾的古备前友成倒是不怎麽绝望,平静的声音让人感受不到黑夜中的慌张,他反倒思索着此时大包平的表情会有多精彩。

「笨蛋吗?那家伙真的是笨蛋吧!明明没有紧急照明,为什麽有人会忘记给手电筒换电池啊?」


「你才笨蛋你全家都笨蛋。」

完全没有顿句的声音从拱门的方向传来,伴随着微弱的光芒与踩踏在楼梯的脚步声,见到房东的两人直盯着突然出现的女人看。


摇曳在空中的烛火照耀着小小空间,她伸手抢过包平手上的手电筒之後示意了身後的男子,只见日莲数珠丸将手上的烛台递给眼前的大包平,这时候友成跟包平才注意到在她身後的男人。


「只有一份蜡烛.够他们用吗?」日莲数珠丸低头“望”向上杉,只见对方愣了几秒才恍然大悟似击着自己的双掌。

「对欸,我再去找找。」说完,一个转头,身为女性的曼妙身影又消失在众人目光中。


「咦?房…上杉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吗?摸黑找?」


「嗯,就算停电我们也不需要灯光,她刚刚想起你们刚来或许不熟悉才让我拿着烛台下来。」

不过数珠丸并没有说出口的是,那个烛台是她写文时心血来潮买好玩的,没想到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不需要灯光?」

被数珠丸说词提起兴趣的友成望向那双被眼影勾勒的双眼,要说数珠丸不必有灯光就能行走是能理解,不过连房东都不需要……?


「她从小就住在这,可能习惯了吧,加上我也不需要用到手电筒,才会没换电池吧。」

数珠丸的说词似乎不能满足两人,不过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说法能解释这点,而古备前友成则是在字里行间注意到数珠丸护着上杉柊鸢的口气。


「日莲在这住多久了?感觉跟上杉关系很好呢。」

「快三年了吧。」微微倾斜的脑袋似乎在表达疑惑,数珠丸双手还抱在腰际间思索着。


古备前友成无法从双眸辨别数珠丸的情绪,也能从眉间细微的变化与肢体动作理解些许……

像是数珠丸正疑惑来自包平连日来的敌意。


毕竟平时总阖上双眼细细品味着世界,数珠丸对於周遭的变化感知还是比较敏感吧。


「你……」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问句,不甘心也只能打住,本想质问两人关系的包平望向拿着蜡烛闯入视线内的女人。


「欸、我只有在浴室外的橱柜找到香精蜡烛,好像是我心血来潮买的,你加减用一下。」她在友成诧异的目光下将点燃的蜡烛塞到他手中,淡淡清香带点微甜,不过……

「没有一般的蜡烛喔?」

此话一出,上杉马上朝大包平翻起白眼,彷佛在鄙视他的智商。

「我家又不拜拜,哪里会有一般蜡烛,又没有特殊性癖好,有打火机就很了不起了好吗,而且这房子我从小住到大,哪里需要照明啦。」


「喔…不对,你做什麽那麽凶啊,我又没得罪你。」


「磁场不合吧。」


「你是有拿指南针对过吗!」


「没有、可是你长这模样肯定是比较耐呛的。」


「哪里不太对!」


「哎唷、管你的。对了,停电应该明後天就会好了,毕竟以前也是这样嘛,不用太担心。」


数珠丸的嘴角因两人一搭一唱的模样微微上扬,注意到数珠丸反应的友成微微瞪大双眼,没几秒也缓缓露出微笑。


「你们在笑什麽,都去睡了好吗。」


「我觉得你才是那个需要睡觉的人。」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她望向身边那个面无表情说话的男人,说话不自觉没了底气,心虚得很。

  

「我、我明天截稿,数珠丸你就宽容一下?」上杉双手拉起数珠丸的手腕晃呀晃,露出委屈神情的她像个讨糖吃的孩子。  

  

「……」皱起眉头的他与上杉对视许久,俨然遗忘身旁还有其他人,正当包平有些耐不住想开口刷存在感的时候又被打断。  

  

「下不为例。」略为无奈的他松开眉头,总是被她一撒娇就说了下不为例,然後再次上演一样的戏码。  

  

连续两次想说话都被打断的包平见两人的互动如此默契,甚至见到朝数珠丸撒娇的上杉……早就闷着心里不舒服的他哼了声就往楼上走,临走前还瞧了瞧日莲数珠丸。

  

……  

该和大包平说日莲对上杉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吗?

想着未来或许会有很多有趣画面的古备前友成摇摇头,果然这种事情还是算了吧,讲出来就不好玩了,大包平生气可可爱了呢。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