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文豪野犬】試著談一場永遠的戀愛吧

乙女向,太宰x妳。

OOC預警,我在打什麼666




我喜歡你

  

每個人告白的時候,肯定都是鼓起了勇氣才能說出口吧,這句話一旦脫口而出,很多事情便會不一樣,無論是好是壞。能夠兩情相悅的戀愛是能讓人幸福的存在,當然也有那種,兩情相悅而痛苦不堪的時候。

我喜歡上了世界上最糟糕的人選。

那人名為太宰治。

 

  

  

  

  

    

獨自坐在咖啡屋角落的四人座座位區,自動筆筆芯壓在白紙上描繪出她心中所想,儲存在腦海中的妄想被逐一實現在小小紙張上,專注眼前動作的她沒有注意到對面多了個人,直到那雙手停頓,從口中溢出滿意嘆息,她才注意到對面多了個女人。


「什麼風把妳吹來?」沒有故事中主人公被嚇著時會有的訝異表情,也沒有女性惶恐倒抽一口氣那種姿態,席爾托斯放下手中的筆,與面前那雙碧綠眼眸對視。

「替我設計個新MENU和制服吧。」女人那染上深藍指甲油的指甲尖端敲了敲桌面,似乎對那不冷不熱的另類招呼毫無感想。


那麼突然的一句讓她有些錯愕,畢竟兩人已經許久沒有工作上的交流,頂多就是用通訊軟體互相吐槽一下最近的生活。她垂廉思索著眼前女人經營的餐飲店風格,卻怎樣都無法在腦海中描繪出那份光景,或許是太久沒光臨的緣故,即使當時她也有參與設計。


「風格?」

「直接來店裡看看吧,妳躲太宰太久了,之後菜單內容有更新幾次。」

女人那白皙右手撥弄著後腦杓金色髮絲,臉上笑容那弧度彷彿在嘲笑席爾托斯的膽小。她沒有理會女人的挑釁,反而是問起了讓她無法到店裡享受免費冷氣與餐點的罪魁禍首。

「喔,所以他最近沒去嗎?」

「嗯。」

「好,我去。」


那聲應答毫無遲疑可言,天泉優那雙碧綠眼眸掀起些許波瀾,除了無奈更帶上惱羞成怒的成分,一瞬間,站起身子壓向席爾托斯的她伸出雙手,緊緊捉住那柔弱雙肩,手上施予的力道好似想將對方狠狠捏碎,卻不見臉上的笑容有絲毫減少。

席爾托斯沒有掙脫她的束縛,雙肩傳來的疼痛令人想放聲大叫,即使如此,皺起眉頭的她也只是咬著下唇不敢出聲。

她還虧欠天泉優一份龐大的人情,讓她消失於太宰治眼皮底下這件事情。


「妳不是喜歡太宰治嗎?」

「嗯。」

「那做什麼躲他啊?妳知道我要一邊躲森鷗外還得幫妳處理太宰治有多累嗎?」

「不是!」她猛然抬頭凝視天泉那張秀麗臉蛋,端莊的五官令人難以移開視線,卻在眼眶下發現了些許青烏,頓時間大量愧疚感沖刷她的感官,指尖有意無意撫上天泉臉上淡淡黑眼圈,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嚥回去。

「……對不起。」


雙肩上的力道突然消失,席爾托斯的視線染上不解,追隨眼前女人的身影坐落於對面座位上。

「也不是要妳說對不起,只是妳這樣怎麼辦?我不可能幫妳擋太宰那傢伙一輩子啊?我的能力能直接改變本身的外觀或是別人眼中的形象,但也是有限時間的。」


「唔、喜歡這種事情,只有兩情相悅才會幸福,可是,即使兩情相悅了,也不一定能幸福。」

「為什麼這樣說?」

在她眼前垂首的女子雙手緊握,不安與不自信從話語中透露出來,與平時會笑著吐槽她的人完全不一樣,焦慮的她單手搔著髮絲。

伴隨著門口鈴鐺那份清脆響音傳來,她差點將震驚給脫口而出,最後全吞了回去,默默投給席爾托斯一個憐憫的眼神。  

  

「那個啊,太宰治這個人不會為了誰停下腳步,也不會只把目光停留在誰身上,永遠在追隨刺激的他的世界不可能會停下來,說到底,他……他不是個適合結婚的對象,既然沒有結果那不如不要開始。」

「喜歡一個人會希望他幸福,那麼他能幸福就好,默默守護對方的笑容不也很好嗎?我想、那應該就是屬於我的幸福,痛苦的話忍住就可以了……反、反正,我能夠養活我自己,就算單戀一輩子也沒有問題,更何況,妳會陪我……咦?」

  

顧著用緊握的雙手排解著不安,完全不敢抬頭的她就這樣自顧自說了一長串,想著讓天泉擔憂了而抬頭的她並沒有看見友人,映入眼簾的反而是她躲了幾個月的男人。

食指指著坐定於對面的男人,晃動的幅度與一張一合的小嘴表達著茫然,更可以說是大腦一片混亂,畢竟剛才才說了一長串否定對方同時卻在表白的話語。

緊張、混亂、尷尬。

  

倏地,臉色慘白的席爾托斯迅速將東西塞入包包,同時,對面傳來了男人輕聲的嘆息。


「小姐。」

身為女性有些嬌小的肩頭抖了下,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手的主人卻沒有轉頭看向太宰治。


「那麼熱烈的告白,連回應的機會都不給就想逃走,小姐可真壞心啊。」聲音由遠至近,身後的沙發椅被重量給壓陷,移動到身後的太宰治往前貼近,在她的耳邊輕聲說話。

「可真讓我找了好久。」

「噫!」

被喜歡的人貼緊著她的後背,還被貼著耳根說話,她還先做了告白的一方,臉上灼燒的程度已經不是任何事情可以比擬,此時此刻的她只想挖個地洞躲進去。


「被這麼看待還真是受寵若驚,沒什麼好反駁的地方,也沒什麼好補充的地方,可是,小姐就因為這樣而躲著我,我可是相當受傷啊。」

「咦?」

轉過頭來的她看見那張勝利似的笑容,心中大喊著不妙卻已被對方拉了一把,順勢倒入太宰的擁抱之中。


「唔、你、你放……」

太宰垂首埋入她的頸肩,溫熱的呼吸讓人想顫抖,大腦警鈴大響的她想推開太宰治,奈何力氣懸殊實在太大,作罷的她只好捉著手臂的衣料。


沉默沒有持續太久,好聽的聲音染上了悶音從耳邊傳來。

「小姐沒想過談場一輩子的戀愛嗎?」

「咦……?」

從來沒想過這部分,她與抬起頭的太宰對望著,那雙眼眸中的悲傷究竟是真是假都因為下一句話而變得沒那麼重要。

「我喜歡小姐,小姐也喜歡我,不是嗎?」

「是、是……這樣沒錯…」

「互相喜歡的話,就在一起吧?」

「嗯……」總覺得太宰治的話有些奇怪,但又找不出哪裡不對勁,喜歡的男性在耳邊說著喜歡她這三個字,腦子就已經有些昏沉飄然了,根本沒辦法思索問題。


「從今天開始,小姐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


「欸────?!」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