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房东企划】入住。

刀剑乱舞房东企划

现代Paro、房东房客身份、乙女向食用注意

多多少少有玛丽苏要素,请自行避雷。

企劃為此房東企劃,感謝阿桃與阿雪一起討論出大環境。


  

  

  

  

  红发男子提着简便行李来到一栋三层楼的房屋面前,按了眼前的电铃,等着电子声响通知内部的人来开门。

  初次来到这里的男子看似轻松,其实按下电铃的瞬间他是紧张的,毕竟,私人健身教练的薪水让他并不需要烦恼房租费用,只需要挑选舒适的房子便可,要说特别跑到这种偏郊区的社区来租房的原因,果然还是因为他喜欢这里的房东吧。

  

  前些日子,喜欢的女网友和他稍微提起房子的问题,她觉得自己住的地方太过冷清,希望再找一到两个房客,替过大的空间添加一些人气,左思右想的他最终还是抛下了舒适的高价住所,租给其他人使用,自己则是独自跑来偏远的郊区,只为了见到她一面,更可以说是趁着这次的机会,想要攻略她。

  池田包平也很意外,会就这样喜欢上在网路上认识的女网友,但不得不说,这位女网友真的太没有警戒心了,给他的名字稍微拆解一下就能发现她是小说家,读过她写的书便会发现那份纤细的内心其实有些寂寞,在更深入些就……不小心回不去了。


  「喀。」


  源自於眼前大门打开的声音,池田包平一瞧,只见打开门的人是相当眼熟的男性,不过几秒就认出眼前的人是谁。

  「日、日莲数珠丸?」

  被来人认出来的数珠丸连惊讶的反应都没有,平静点点头,甚至忽略了对方眼里的敌视。

  身为一个过於知名的职业棋士,会被认识很正常,而他的胜绩……会被敌视更是正常,对於红发男子眼中的那份警戒与敌视早已习以为常。

  「池田包平先生?」

  「是。」

  「进来之前请先脱鞋。」数珠丸朝池田包平身上所带的行李瞧了眼,确认是後背包与提袋,不是会破坏地板结构的物品後便没有接续下文。

  当包平对数珠丸的态度抱持疑惑时,都被一进门所见着的景象给打消,眼前的大厅地板是由榻榻米所组成,往里头拱门後的地板一瞧,也是高档的木地板。

  如果是行李箱那类,就会对地板有所伤害了吧,也难怪当初房东会要求他,先将重物寄来这里,运费由她出都没有关系。

  

  数珠丸领着身後人来到了房子内部,当包平经过拱门後,与早已坐在椅上喝着热茶的男人对视时皆愣神数秒,空中所交碰的震惊被数珠丸默默打断,不给两人继续在空气中交锋的机会。

  「还请两位在这稍等一下。」

  说完,数珠丸直接从身旁的楼梯往上走,留下留着长发的背影给两人。

  池田包平与古备前友成以一上一下的距离相望,直到包平入座为止。

  

  「你那天说有喜欢的人,是她吧。」

  

  「是,你那时说着喜欢的人在招租房客,打算去找她,也是这位上杉小姐吧。」

  

  「真没想到啊,你会喜欢这种女人。」

  

  「我也挺意外的,让你情窦初开的女性居然就是她呢。」

  

  「『可不会输给你啊。』」

  

  刚从楼上走下来的数珠丸拿着有些厚重的资料夹,对眼前的情景带上疑惑却不打算过问,他只是替房东稍微照料一下新入住的邻居而已。

  

  「这是合约,上面有写上一些规定以及租金,如果确定没问题,请在文件上签名,签完以後我带你们去楼上放行李,之後再带你们去参观公共空间。」

  

  「请问押金?还有,我们不是该先看房间才签约吗?」古备前友成对没有押金这点感到疑惑,毕竟多数房东都是会收押金来保护权益,避免房客做出什麽不怎麽讨喜的举动,而且这顺序怎麽看都反了吧?

  

  「她说两位一定会签下去,直接拿出合约就好,房间也替两人量身准备好了。另外、你们的品信是值得信任的,不需要收押金。」

  

  「……」  

  该说感动还是她的神经太大条呢,古备前友成与池田包平对视中写着无奈。

  古备前友成签名的动作俐落,池田包平则是纠结了许久才签下大名,习惯西式洋房的他在一间日式房屋内,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尤其是在屋内完全不能穿鞋,连拖鞋都没有,从头到尾都是打着赤脚走路。

  

  「请随我来。」确认两份合约上都有签名,他将合约收回资料夹,便往楼上走去,见状的两人拎起手边的包包跟了上去。

  

  「这间是我的房间,正对面那间则是池田先生的,而在里头这间则是古备前先生的房间,对面则是浴室,洗衣机在进浴室前的准备室里头,晒衣服的地方则在三楼阳台。」

  见两人进房没多久便出来,数珠丸也不多说,领着两人往楼下走去。


  「刚才你们签约的地方是饭厅,往里头则是厨房,厨房外有躺椅可以躺着休息。然後是一进门的地方,这里是客厅,如果想观赏影集可以在这,後头的屏风之後是茶室,平时想饮茶可以在这,柊鸢说古备前先生若是想邀请茶友来也是没问题的,只是客房不够,不提供住宿。」介绍完一楼的数珠丸直接走向往下的楼梯,毫不在意两人在他说出房东名字时出现的微妙情绪。

  「这里是地下室,隔壁这间是音乐房,隔音很好,不用担心打扰到别人。楼梯一下来正对着的门後是书房,如果想坐着看书,沙发在最里头。」

  「基本上三楼除了阳台都是房东的房间,没什麽特别的事情请不要去打扰她,尤其是最近。」

  

  「日莲先生…可以直接喊你日莲吗?未来都是邻居了呢。」注意到日莲数珠丸对称呼没有任何的抗拒,古备前友成继续说下去:「我一直想问,她怎麽了吗?」

  「截稿日快到了。」

  「难怪呢……」

  想起以前聊天时似乎有说到彼此的职业,那时候她说自己是作家时,他还以为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能让日莲数珠丸这种重量级人物出来接待我们的,也只有她了吧。」包平直接无视两人先前的对话,挑起眉头。

  身为职业棋士的数珠丸不是不谙世事的孩子,对於话中带刺的原因虽然部份能理解,有部份却得不到合理的解释。思索了一下接收敌意的时段,只知道原因是出自於他与房东……或许是与上杉柊鸢互喊名字的关系?

  不过互喊名字可是房东要求的,说是这样比较有亲昵感,所以他是无端受罪了吗?还是在指我居然会帮人处理事情?

  但是,作为房客与朋友来说,这不是挺正常的吗?而且……

  「她只有我能拜托。」

  这话在不明事理的人耳里简直就像是恶意挑事,然而在两人耳里并不是这回事,房子只有房东与日莲数珠丸居住这件事,早在聊天的过程中就已经知道,这样一想,池田包平瞬间收起了带刺的话语,反而有些歉然。

  大概、知道情敌是古备前友成以後就有些情绪化了,池田包平对他冲动的举止有些尴尬。

  

  「嘛、反正等截稿日结束就能去找她了?以後还请多多指教啊,大包平和日莲。」

  相较於日莲包平的大反应,古备前友成显得无所谓许多。


  「又叫我大包平啊……嘛、以後还请多多指教啦,莺丸和日莲。」


  「你不也叫我的茶友名吗……」


  不对两人互相吐槽称谓有所反应,更觉得被喊着姓氏无所谓,数珠丸朝两人点点头。

  「彼此彼此。」

  


评论(2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