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你前主是個病嬌,你是不是也是

微歌仙x女審,OOC預警,很短的…奔放?


我興奮到好想唱歌睡不著,估計真唱了我是會被我爸媽剝皮掛在家門外的,於是阿雪說了那妳就睡覺或寫文吧,但左想右想我只想到這種神經病的東西

但好像也不意外?

畢竟我是個產糧靠激動,多半不是肉,大多都有病的女人(大笑








碰碰碰碰!


地板被踐踏而發出的聲響從門外傳來,隨著距離縮短讓聲音越來越大。

歌仙兼定放下手中毛筆嘆了口氣,對於從不聽勸該文雅些的審神者感到懊惱,卻也對無法對她實際上生氣的自己感到無奈。


他對審神者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感謝居多。

擁有肉體來使用自己的本體斬殺敵人,毋需藉助他人的能力便能大展身手,還在審神者的指導下學會了許多技能,有著肉身是不怎麼方便,卻能體會到許多新奇的事情。

嘛、所以,真要說是生氣,也只能說是稍微唸對方幾句而已。


「歌仙!」

手上還緊抓著書本的少女就這樣直接把拉門給扯開,也不管門有沒有壞就往對方身邊擠了過來,那雙深紅大眼被濃厚興趣感淹沒,這副模樣的少女讓歌仙不禁苦笑。


「吶、我問你啊,你的前主既然是病嬌的話,你是不是也是啊?」

少女的聲音沒有像青春年華女子那種甜膩感,卻在傳入耳裡時令他不由得愣了幾秒。

「不是很懂妳的意思?」

彼此對望的神色皆染上了不解,少女翻開史書指著某一頁上的內容,那雙帶著疑惑與期許的眼眸讓歌仙也跟著朝書本上望去。

「妳是說砍鼻子事件?」

「對啊?」

少女毫無遲疑便回答的態度讓歌仙有些鬱悶,即使前主多少會影響到刀劍本身的一些小習慣或是性格,但這麼不文雅的事情……光是用想的,他都覺得不太妥當。


雖說,就連歌仙兼定本人都不確定未來會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只因他還沒有喜歡的人啊。

視線從書本移回少女臉蛋上,那認真模樣總是令人想捉弄,內心莫名有種衝動的他壓低身子,往少女身子貼近。

「雖說那是不怎麼文雅的事情……」微微熱氣與男人呢喃的聲音從她耳邊擦過,毫無防備下的少女抖了抖身子,雙手捉緊手上的書本。

「但……妳說,我是不是呢……?」

小耳承受著來自歌仙兼定惡趣味的淺笑聲,紅著臉急速往後退開的她一臉惶恐,卻是顯現出二八年華小女孩該有的羞澀靦腆,皺起的眉頭宛若述說眼前男人的罪刑。

沒有想到一直風雅自持的歌仙兼定會來這麼一招,她抱起書本就往外頭跑走。


「啊啦啦……」

苦惱皺起眉頭的他凝視著那扇尚未被闔上的拉門,思索方才少女的舉動。

「做過頭了……」


即使這麼說著,此時重新抄起毛筆低頭寫著文字的他也不見悔意,那上揚的嘴角彷彿說著意猶未盡四個大字。


被妳說中了也說不定。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