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和你的時間不是謊言 (上)

昨天怎麼了?大前天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前天是不是有發生什麼讓人難過的事情?這幾天大家反應好奇怪啊?


「大春,你們看我的眼神怎都怪怪的?」藍河經過了兩、三天的精神洗禮後終於受不了而主動開口詢問了。

「沒、沒啊。」


「真沒?」


「真的。」


得不到答案,藍河也只能無趣的聳聳肩轉身繼續盯著電腦螢幕的藍橋春雪動作著。


『怎辦?』春易老緊張的抓了幾個人的QQ另外開了群驚慌的看向其他人,不出意料的就算是發生這種事情梁易春本人依舊字數有限。


總不可能和他說因為葉修大神失蹤而你打擊太大就失憶了,葉修大神還是你另一伴吧?眾人沉默。


雖然說這事情大家都知道也都達成了絕對不在藍河面前提到君莫笑和葉修的共識,但難保戰隊跑出去旅行的兩位大神啊……


「不行,我說大春啊,總覺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忘記了,而且你又隱瞞著什麼的樣子。」正當梁易春與其他隊友們感到傷腦筋該怎樣繼續瞞混下去時,藍河正好告一段落就停下了手邊的動作,轉身面向梁易春盯著對方。


「真沒啊。」


「實話?」


被藍河盯得說謊也不是不說謊也不是的梁易春沉默許久後藍河嘆了氣,「早點說不是我們都輕鬆嗎?」


「呃…我說…」


還沒開口說完,不速之客便擅自闖入了工作室內直奔藍河面前,眉間糾結雙眼哀傷得握著藍河的雙手,「唉就說了不要讓葉修跟我們家藍河在一起啊浪費了這麼大好青年的青春年華還在那等著不知道跑去哪裡還失去聯絡的葉不修唉隊長你別這樣看我啊我是說實話啊唔噢隊長對不起不要瞪我好吧我只是心疼我們藍溪閣脾氣最好的好孩子被葉修拐走做了保母當了老婆唄。」


「藍河你這幾天還好嗎你知道嗎雖然是旅行途中知道這種事情但我們還是馬上趕回來也不是什麼戰隊的召集啦只是擔心你會不會想不開做了什麼事情或是太憂鬱啊搞的愁眉苦臉的我告訴你啊你是藍溪閣重要的員工也是大家重要的朋友啊雖然是因為葉不修才認識你的也因為葉不修知道你超粉我的這也沒辦法嘛憑本劍聖的魅力唉唷隊長別彈我額頭總之因為擔心你就跟隊長商量好馬上就回來啦所以你這幾天過得還可以嗎?」


梁易春倒吸一口氣的望向衝進來的兩位大神黃少天與喻文州,這該說感謝黃少讓人脫困呢,還是要撫額對天吶喊完啦?


「那個…藍河失憶了,所以…」梁易春小聲的提醒了在旁邊面無表情的喻文州,聞者眼睛頓時大了些,但此時一說也已經無法挽回黃少天劈哩啪啦講了一堆的事情。


「黃、黃少你說…」比起被自己家的大神、被自己粉了許久的大神黃少天握住雙手擔心自己,藍河更在意的是「我給葉修那人拐去當老婆,他還鬧失蹤?」


「藍河你……」黃少天眼睛瞪得大又圓。


「少天。」喻文州此時出聲,黃少天心照不宣的沒繼續說下去,連藍河的話也不回答了,「如果我沒有猜測錯的話,你應該是在葉修失去聯絡以後打擊太大而失去記憶,把葉修這人徹底忘記了卻沒遺忘其他人?」


見藍河呆愣著,喻文州大致上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只雙手環抱無奈的闔眼嘆口氣,「藍河,給你說說葉修的事情…讓你想起,要嗎?」喻文州沒有硬性的要對方想起這個人是誰,因為有時候就是越喜歡挫折才越大,你越是拿大石子往池裡丟,那遙逸的波紋就越是大,所以忘記……不能說是最好,但也可能只是反射性想保護自己的一種舉動,忘了也好,記起也罷。


藍河眼神看了看被黃少天握著的雙手思索,抬起頭眼神異常堅定的回答「麻煩喻隊了。」


「那我們去找個地方說吧?」比了比門外,至少不要在工作的地方說,也找個地方坐下休息好。


「好的,然後黃少,謝謝。」藍河對著黃少天笑了。


黃少覺得自己臉有點熱。


「不對啊,隊長才是最帥的。」


--


(இдஇ; )要我一次生這麼多我生不出來啦好累噢嗚嗚嗚嗚嗚嗚我一直看到重複的語詞一樣的形容詞同樣的連接詞跟好神祕的標點符號,我受不了辣!明天繼續接下去嗚嗚嗚嗚

黃少天的台詞一打完我總覺得我打完整篇啦wwwwwwwww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