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戰刻夜血】格格不入的寧靜

因為想寫所以想寫。

一樣是意識流吧。

戰刻夜血的現代Paro,畢竟遊戲才出一陣子,劇情也不夠多。

上杉景勝。






00.


今天的他和平常一樣帥氣。

坐在位置上偷偷瞄著少年的她勾起嘴角,單手撐頰而另一手則撫上木製課桌,靈光大眼眨呀眨有些無辜,彷彿在說著偷看才沒什麼。


01.


「又有人跟豐臣秀吉告白了耶。」

「咦?三班那個豐臣秀吉嗎?誰那麼有膽啊。」

「聽說是五班的……」


坐在位置上的她聽聞坐在前排的朋友們閒聊著,周遭搖曳著青春氣息的戀愛八卦,那份嘲笑她人先行動卻失敗的忌妒,擺在眼前看似無害的猙獰嘴臉,無論是哪種情感,都是高中生會有的那份情感。


衝動與執著,在長大的過程之中變得更加過分些。

然而,這種過分卻沒有任何人發現那是錯誤的,因為每個人全都身歷其中。


「啊、說起來,景勝今天也很帥啊!」她有些無奈地望向眼前將話題拋來的朋友,揚起淺淺的笑容。

「無論哪時候,景勝都是最帥的。」


在兩人慫恿之下也不打算告白的她並不會被列為敵手,或許會被私下嘲諷著『那份情感都是假的,如果是年輕人就該衝一發!』之類的,又或著是說有人喜歡上杉景勝反而鬆了口氣,但那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出自於無處發洩的春色悸動罷了。


02.


「我喜歡你。」

這句話並不會成為萬靈丹。

並不會因為說了這句話就得到完美的答案。


她這個人過於實際,早就過了高中生那種愛作夢的年紀思想,使得她與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同學總是笑著說『妳是老人嗎?』或是『妳懂什麼啊?』這種話,她只是不那麼愛幻想而已。


這世界是不完美的。

沒有任何人可以得到完美的劇本。

即使任何人都能撰寫出生時拿到的那本空白劇本,卻永遠不可能完美。

因為當你想成為那份完美的同時,別人也想成為那份純潔的完美,彼此衝突之下,怎麼可能有人能置身事外?


不要太自以為是啊。


03.


「啊、妳今天也是去補習班嗎?」

「嗯,要模擬考了,補習班最近抓的嚴,不去不行。」

在朋友難過的哀號下,她拒絕了朋友去喫茶店的邀約,作為一個年輕人,偶爾也會青春一把翹掉補習班的課程,偷偷溜出去玩,只是最近的確是抓的嚴格些。

而更重要的是,上杉景勝也是同個補習班的學生。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他用著掩飾不錯卻仍有動搖的眼神望向她,雖然不明所以,她卻注意到了揚起淺笑說著『原來妳也補習啊。』的上杉景勝。


或許是那時的笑容過於靦腆,也可能是少年本人的氣質太過吸引人,不怎麼自信卻總是將父親擺在第一位而努力的他有些讓人摸不著,那份不自信與執著在她眼裡顯得耀眼了些。


04.


「為什麼這麼努力呢?」

「我也想成為父親那樣的人。」

她與他說過最多的話就是這兩句吧,一直問著相同問題的她明明不必再問,一直回答著相同問題的他也早就不必再答,但他就是想回答,而她就是想問。

單純沒有話題,也不會找話題的兩人用著這樣的方式交流著。


只是想和你說話。


05.


用盡口舌,甚至連武力誘拐與學習上的條件都開出來,終究是將固守己見的上杉景勝從補習班挖了出來。

少年就這麼難得體驗了一把所謂翹課這檔事。


坐在河堤邊的少女將冰棒棍扯開,分了一個給身旁少年,不待少年的感謝詞,晃著雙腿的少女直接咬起冰棒棍啃著。

「有人說過你是個很讓人放鬆的人嗎?」

她主動開口這件事情在他看來並不意外,而對話也不是什麼需要詫異的事情,更何況上杉景勝這人實在很難有什麼過大的情緒波動。

在她的注視之下,認真思索而沉默些許時候的他搖搖頭。

「大家都……嗯,有些生疏吧,對話方面,所以不會有人說這種話。」

「這樣嗎,我倒是覺得你這人相處起來很輕鬆,不用特別防備。」

少女那雙靜默的眼眸中不似平常有著戒備,似懂非懂,他朝少女笑了出來。


在刺眼的橘黃色光芒點綴少年那羞赧笑容時,似乎連同少女臉上的溫度也一同伴隨顏色加溫了起來。


「我也是喔,和妳在一起……」

少女聽見少年在夕陽下這麼說著。


06.


今天的他和平常一樣帥氣。

我們的日子仍舊在一片活力十足的校園之中前進。


07.


她不會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樣去告白。

正如他不會同一般的男孩子那樣去告白。

只是在身旁便能夠滿足。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