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五七萬聽中洞六萬的五。

既然沒救,何來棄療?
內有隨興派黃爆小朋友。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黑籃】寒冬、啃食著

赤黑

綠黑





10.莫名奇妙(綠黑)

寒冷的溫度不停的向著臉部的肌膚攻擊著,原本就已經看似蒼白的臉頰呈現更加令人訝異的白粉,黑子哲也用戴著手套的雙手在嘴前接著熱氣往臉上推,希望能夠讓肌膚不要遭到凍傷。

覺得很討厭但是又沒辦法,偶爾也會發生這種連手套都帶了卻忘記帶圍巾之類的事情,走在回家的路上,難得看到幾位沒有戴圍巾的人。

苦笑著怎麼會有這麼好笑的事情發生時突然眼前出現了什麼,黑子哲也定定的看著眼前莫名出現的圍巾以及那指尖包有繃帶的手,「綠間君。」

「這是今天的幸運物。」確定黑子接下了圍巾後,綠間用著指間推了下鏡框。

「謝謝。」看著綠間的頸部明明也有條圍巾,意思是今天帶了兩條?貌似是接收到了黑子疑惑的眼神,綠間真太郎冷笑了聲,「哼、別會錯意了,只是出門的時候多帶了一條圍巾。」

「……」

嗯…不愧是綠間真太郎的回答…嗎?





17.微量(赤黑)

打從第一次見到赤司征十郎這個人時,黑子哲也的心中就有什麼在躁動著,宛如石入池子的波動緩緩飄盪在水面,從淺至深,是個、很危險卻又無法避開的人。

體育館內練習的喊聲以及運動鞋摩擦地面的聲音,燥熱的溫度瀰漫在限定的空間內,人數眾多而造成分貝飄高的拍球聲,週遭的聲音令黑子感到不由自主的愉悅,或許是因為喜歡籃球吧?如此想著的黑子哲也沒有注意到拿著計分表的赤司征十郎爾不時的會偷瞄自己,在任何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

手拿著記分板的赤司轉動著手上的筆輕笑著,嘛、是個和自己身高相差不多又很可愛的孩子呢,如此聽話的黑子哲也肯定是個好孩子吧?平淡的臉龐漸漸的多了些柔和,在沒有注意到自己表情改變的情況下盤算著什麼。

要一點一滴的、深入。

不是深刻入骨,就是令人失望的只好留下,赤司征十郎意外的對著自身以外的人有了極大的興趣,而獨占慾是後來逐漸的衍生出來,異色的瞳眸直盯著黑子哲也,赤裸裸的視線令對方不由自主的避開視線,很有趣的、很棒的,十分生澀的反應啊。

還有很久的時間可以相處喔?

要逐漸的將你的一切啃蝕殆盡,只能是我的。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