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芙爾

乙腐通吃,關注注意。
任性、電波、強迫症。
專業冷CP割腿肉用戶

五七萬聽六萬的五。

©安琳芙爾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来做个比赛吧

莺丸x女审神者


只是想写东西

只是脑子一直跑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现在暴躁的想写点东西而已。








晚夜中带着夏季微微潮湿的气息,比起早上更轻薄的湿黏感并不会让人不适,与景趣一同置入而存在的萤火虫浅浅闪烁在庭园之中,尚未入眠的刀剑男子们随着本身意愿做着各自的事情。

萤丸与萤火虫有无法割舍的传说,让他有幸听闻名为审神者的女人说过关於此物种故事,见着周遭好奇的人们,自告奋勇述说起了萤火虫的一生,对萤火虫感兴趣的人围绕、远观与赞叹着此种生命的构造与诞生。


没有理会外头仍有些热闹的气氛,她的指尖掠过新书精白崭新的书页轻轻一撩,眼珠子朝那片未知领域瞄去,探索字里行间那奥妙的存在。

烛光照亮了女人看似稚嫩的脸庞,那份光芒吞噬着室内空气来达到使用者的要求,在寿命完结之前摇曳在空间中,那麽认真、那麽无力,就像她对莺丸友成那份不能说


埋首於文字奥妙的她偶尔拿起放在桌上的茶杯喝几口,直到许久她才对未曾凉过的滚烫温度感到疑惑,她将茶杯置於桌面的同时皱起好看的眉头,昂首後只见那从未出声的男人单手捧着书本阅读,察觉到女人视线的他朝她露出示好的笑容。


为什麽在这里。

为了什麽而进来。

一直不出声是想做什麽。


率先表态而挑起的眉头替女人说出了心中所想,然而他并没有看见或听见她开口问些什麽,搭配苍白色调有些突出的唇色也丝毫不为所动,理解女人什麽都不会问的他了然,笑意更深。


即使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两人都明白,於是敌不动我不动,隔岸对望。

在女人那双眸子的淡然疑惑中,他们在眼神与猜测里头开始并结束话题。


偶尔会有来自走廊上的脚步声传进书房,却不曾有其他人打扰这里,宛若两人世界彼此相依。

他的指尖带过有些泛黄的书页只求观赏之後的剧情,而她的指尖不曾驻留於洁净书页超过两秒,不同频率的翻阅声并不破坏此刻的宁静。

女人仍旧喝着莺丸友成替她注入杯中的茶水,她稍微注意到了他倒入杯内的量一次都不多,除了想保住茶温之外,或许也是注意到她饮茶习惯的小贴心。


有点开心。


对於莺丸的情感无法捉模也无法控制的她,对於他这般体贴的小举动有些窝心,莺丸友成本人就如同他对於品茶的喜爱,或是说那麽点煮茶的习惯,不怎麽突出却又让人无法移开目光,即使低调却无法遮掩那炫目的光芒。

她微微牵动嘴角上扬,眼梢也为之牵动。


爱恋如同茶瘾一般,一点一滴掠过味蕾被她慢慢品嚐,咽入的那些液体被吞下去,随着吞咽囤积至体内的藏宝库,积少成多。

她又更喜欢他了一点点。


「啊……」男人恍若无变声过却丝毫没有女气的声音传入耳中,分神望向男人的她看了看止於半空中,没有任何茶水出来的茶壶便明白了那声感叹是怎麽来的。

「我去吧,你留着。」她并没有收下男人那歉然的笑容,毕竟根本无须感到抱歉。

她从抽屉里拿了份书签夹在书里便阖上,起身後的她伸手想将茶壶拿走,左等右等不见莺丸友成放手,眼带不解的她注视着莺丸,茶绿色的眼里写着固执两字,他用行动不赞同她想动手的举动。


要说两人哪里相似的话,大概就是那份无端的固执吧。

僵持不下的两人最後还是由她率先举起双手投降。

得到胜利的那刻,莺丸眼里闪烁着不常见的温柔,正当她想仔细观察其中差异,却被男人一个笑容与转身离去的背影给留在原地。


那份温柔有些熟悉,也不怎麽熟悉,带着平时淡然的喜悦与……静默的情绪?


在压抑什麽?

有什麽需要压抑?

什麽让他如此在意?


啊……

你也喜欢我吗?

真好,我也喜欢你喔。


那麽,来比谁先告白吧?



评论(2)
热度(38)